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红蜘蛛

伪作家铁     学生虫
四    炎炎夏日
有没有人问起过我,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有没有人看过红蜘蛛,它无处不在,我认为你也许是,当我接近你的时候,忐忑不安,在这夏天无人注意身在阴影里的你,可,我看见你,你跳跃翻腾都让我的心为之一动,让我不再年轻的血液沸 腾。
                                           托尼    斯塔克记                                         
托尼明白红蜘蛛不是真正的蜘蛛,那是一种害虫,是一种螨虫,他更希望自己终生不会因为它的出现而被啃蚀。

红蜘蛛在他的生活里无处不在,在他在风中凭吊他时,在他不得不面对皮特,和他同挤在一张床上,那孩子吓坏了,木屋又很小,只有一张床,他听着皮特均匀的呼吸,感慨自己的年老,想着他那双蓝色的眼睛,他和自己年轻时一样假装勇敢。

他想起那孩子看他的眼神,后悔的表情,冲着他笑的样子,一种异样的感觉让他无所适从,托尼的呼吸不自觉的急促,他看着皮特,伸出左手又快速的缩回去,过了一会儿,又颤抖的抚摸皮特的头发,他坐起身,头却不自觉的摇动着,他的手更加的放肆,顺着头发,到额头,跟随着鼻峰直到皮特的嘴唇停下来,心跳不可抑制,呼吸越发的粗重,他看向皮特缓缓的俯下身子,他的唇就要贴上皮特时,皮特翻了个身子嘴里嘟囔着什么,托尼一惊冷静下来,他下床,打开窗户,冷风灌入,托尼点上烟,在火光中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窗外,野草摇动,托尼的心也跟随着摆动,香烟的气味,带着苦涩摇曳。托尼的坟墓在不远处怒视。托尼的身后,皮特睁开眼睛,皮特看着托尼的背影,恍惚中,托尼化成了白天的蝴蝶一起飞向车窗,敲打皮特的心脏。

皮特只看到了托尼,托尼在黑夜里,赤裸上身,风声,水声,齐齐入耳。时间凝固,皮特闭上双眼。托尼转身回到窗上。

........

光亮不可避免的缓慢抬头,迷糊间,深蓝弥漫在山间,皮特眼里的蓝色打开,他看见了窗外漫无边际的绿,和灰色的坟墓。托尼早已无踪,他总是一个谜语,对于皮特,隔着一层层山雾,皮特看到他总是愚蠢又清醒。见与不见,总是在那里。

皮特想去寻找托尼,可他并没有换上短袖短裤,皮特看着昨天晚上临时放衣服的衣柜,一套西装藏在那里。

皮特缓缓的走过去,拿起西装嗅着来自他主人气息,皮特的肌肉在耸动,他整个人埋在那套西装里,那里藏着山风,清冷,风吹过皮特的头发,托尼好像在抚摸他。皮特带着激动的心情换上了西装,打开门。

托尼在门口背对着他,手里一朵不知名的花随风自舞,开门声响起,托尼看到皮特。“它很适合你。只是缺少什么”托尼望着皮特,嘴角向下,眼睛里含着一丝不满。

皮特靠近托尼,抓住托尼的手腕,指间摩挲着托尼的手指,触碰到花茎,托尼松开手指,皮特接住花,别在自己的西装上。“什么都不缺。”皮特反驳托尼,托尼凝视着皮特,“我有告诉你,你像什么吗?”

“没有。”

“红蜘蛛。”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