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

象山

【毒液】


埃迪举起了猎枪,那一刻举枪的手有些颤抖,耳边传来小孩子的叫声,那让他烦躁,小孩子的眼泪就像他忘记关上的水龙头,回去的时候一定整个屋子都是水,鞋子踩在湿哒哒的地板上,劣质的木制地板和劣质的鞋子很难说清楚那一个能够承受,水会浸泡他的食物残渣,他随地扔的笔,和他的衣服,和他没来的及收拾的玻璃渣,那会让他的房东难以忍受,可他不得不来到这里,这个他禁不住骂脏话的地方,这一切都归功于那张纸,如果他没有看到的话就好了,埃迪在心里叹口气,习惯性的摸索着牛仔短裤的口袋突然想起,自己似乎忘记了带烟。






禁不住又一句脏话脱口而出,抬头看看太阳悬着,埃迪知道,它总会落下,挨过去,就好了,滴落在地上的汗水,以及脑海里的声音让他明白,他只能在这,也只能是这,“埃迪,我了解它,它会来的。”脑海里的声音安慰他,黑色的液体渗出埃迪的皮肤,包裹住埃迪头颅下的部分,埃迪和共生体,或者说这个声音的主人颇有默契,埃迪听到它的话,心情平复下来,他举枪的手试图放下,最终又不甘心的举着,他和共生体都在等待这一刻,一个时辰,一个契机,不能就这样前功尽弃,热浪滚滚,他和毒液的等待时间不多了。因为在天黑之前,他们必须找到卡尔顿,杀死他,杀死他,他和毒液为了这一刻,抛弃了循环。









突然想起老板冰冷的声音让埃迪有些不适,可在特殊时刻,这无疑让人的警惕心理提高了几分,前方的草丛在热浪的逼近下,窸窣声越来越大,埃迪不得不怀疑,毒液退了几步,埃迪能感受到毒液也在忐忑,如果能在子弹打出的那一刻,了结了卡尔顿,他们就胜利了,可以卡尔顿个人的实力,一个人的力量,他能送出去那张纸条,搞的满地狼藉,玻璃的碎渣说明他不是一个人,毒液已经陪伴了他很久了,它在心里企图劝说他放弃,当黑色的液体攀附在他的枪上时,剧烈的摇晃伴随着他,热浪像他们袭来,埃迪觉的毒液一定是疯了,不,不,不!埃迪在心里抗议,你是个无用的biao 子,埃迪开始口无遮拦,毒液继续摇晃着枪。埃迪咬着牙松开手,毒埃包裹了他的头颅。埃迪晕了过去。









今天的等待是值得的,卡尔顿知道,暴乱随着埃迪的退场,接替了毒液,卡尔顿掏出打火机,烧掉了这个贫民之地,他们不是精英就该消灭,有才能的人可以统治世界,其他人都是摩天大厦下的蚂蚁罢了,卡尔顿仰着头,转身离开了火场,离开了空无一物的难民营,他的双腿蹦的很直,以至于他召唤出来的暴乱走起路时,带着风,很长一段时间内,卡尔顿知道,埃迪不会再出现了,他必须逃窜,卡尔顿犯罪的同时不也是他在犯罪吗?他切断流浪者的喉咙喂给暴乱,他也哺育了毒液,所以他劝说了毒液,埃迪真正的无援了。





大象垒成的山峰,太高了,但卡尔顿想要去那里。


END


本人停笔反思中,更新时间不定占tag 致歉。


邶风


余晖

威尔不自主的被祈祷的人所吸引,他轻轻的走到窗前,看着汉尼拔,眼角带泪,他颤抖的触摸着他,摁压着他的脸部,他所求的是什么,威尔的指尖游离在汉尼拔的侧脸,缓慢向下,感受到的不是人体的温热,而是另一种灼烧。不同寻常,那很烫,又很冷,他刻意的昂起头,抿紧嘴,眼神里带着可怜的正义,或者是兴奋,汉尼拔俯视他,眼里看不到任何动作,他的嘴脸是玩味,他看到的是整个威尔,认为威尔这样做无关紧要,整个昏黄的光挤进屋子侵占着这里,他笑了,:“整个复兴主义,不会关注细枝末节。”他的皮肤更加的灼热,在这句话之后,威尔看着他,看到水蒸气在汉尼拔的全身围绕像绳子,像白色的蛇,汉尼拔整个身体滋滋响着,威尔的眉头紧蹙,冷汗涔涔,他被迫放开了汉尼拔,恍惚间,他看到一个男人登上了楼梯,他的手里拿着一把刀,他的目光坚定,肌肉鼓胀,青筋暴起,当他步步逼近汉尼拔时,威尔的眼里他是一团模糊的,那绿色的鹿角似乎在汉尼拔的身上瑟缩着,那男人轻而易举的掰折了它,汉尼拔对着威尔无声的,那男子对着汉尼拔:“你是一道盛宴。”男子的呼吸对威尔来说是熟悉的,如同滴落在地板的血一样,渗到了威尔的血液里,威尔刻意的低下头,男子感受到了他的兴奋,整个房子晃动,家具也都带上了两个影子,汉尼拔是饕餮他的镇定在威尔的意料之中,可威尔终身也忘不了今晚了,汉尼拔的手紧握着,那男子扼住汉尼拔的要害,汉尼拔手中那若隐若现的刀叉却是放松的,他贴近食人魔的耳边,嘴唇翕动着,汉尼拔望向他,眼里几乎是破碎的,桌上的咖啡杯被他因为听到消息的惊愕的大幅度动作打翻,汉尼拔看向威尔,金色的头发散落着,如同他的主人一样,在过多的斯文动作里掩饰着什么,汉尼拔缓缓的,平静的,整理了男子的衣服,在他柔情的对视里送开了他,双腿,背部,向后仰,他的身上插着一把刀,威尔明白他的痛苦,那男子的目光,一直望向了远处,望向了威尔,威尔觉的自己被男子盯着,脸上松弛了很多,他感受了男子的细碎的悲伤,很淡漠,他回头,在落日下,一座坟墓,灰色的坟墓,苦涩的哀立。

 








 “威尔,那只是无关紧要的人,罢了。”汉尼拔的语调平缓,柔和,只带着他少有的柔情,“汉尼拔,”威尔的蠕动的嘴唇和他犀利的眼光难得的糅合,一切都不同了,一个声音响起,威尔的全身摇摆,汉尼拔的灵魂浮动不定,疯癫的女人在楼下没了声息她丈夫的嚎啕,在响动,汉尼拔的舌头抵着嘴唇,他在渴望红酒的味道,威尔的身后,女人的灵魂附着在威尔的身上,河水流淌,它在遇到石头的阻拦时,激烈的,咆哮着,企图一望直前,在坚持了许久后,徒劳无益的转身,虚荣的高唱又在激昂中藏着,它的整体是平静的,只有周围的草木感受到了那渗人的冰凉。冰凉的威尔,让作为草木的汉尼拔不寒而栗,两个的眼中冒出的火焰,看不清真假,灵魂的试探犹如河水,两个都在小心翼翼的在各自的领地中抬头,不敢妄动。汉尼拔收拢着双腿,小心的绕行,太阳仍在,河水流淌。骨头咯吱咯吱的响动,诱人的热,和冰冷再一次的转换了主角。

 







 他们踏出了房间,却踏不出彼此的界限。

 






 高歌凯进,在落日中,在背叛中,在亲吻里。在恨与爱并存的世界里。不同的是,汉尼拔独自踏出房间,而威尔的心还停驻在那里。两人不得不分开,:“我永远不会再找你。”威尔疲劳的,厌倦的说出这反复雷同的话,汉尼拔望着他,一道绳索在彼此的脖颈缠绕,活生生的拉扯,威尔不停的拉动着绳索,汉尼拔也轻轻的挠动,他们的动作幅度太小了,这只是隔靴搔痒,汉尼拔松开了威尔的绳索,他不忍这样,可威尔的心链仍在他的手里,他紧攥着,威尔没有发觉,因为他渗汗的手同样握着汉尼拔的,彼此在落日下,虚情的告别。威尔朝向沙漠里走。汉尼拔转身到了民宅。他嗅到了向日葵和桃花的香气。他看到了完美的,洁白的纯粹的艺术。

 






 他走入了民宅的一处房间,在尘埃里摩挲。可怜的画家在揣摩他的“初生。”蓝色幕布下的疯狂,娇嫩的粉色,被铺上了祝福,像婴儿的肉体。

 


 TBC

  

  

邶风

人间地狱篇

  

  楼下的笑声冲淡了威尔和汉尼拔,风吹散了女人的稿纸,四散的稿纸里夹杂着灰色的线条,它的背面是死灰,正面的铅字在麻雀的讽刺的言语里越发的恶毒,麻雀嘲讽着伦纳德的行为,黑色的眼睛看着汉尼拔,他挺拔的西装上出现了破损,威尔并没有发现,他的的眼神逐渐的空洞,越来越透明,黑色夜里的星影,带着他的仰望,他藏住了只有骨头的手,目光倦怠。楼下女人和她的伴侣停下了话语,他们在黑夜里消失,威尔听到了他们,而汉尼拔听不到,事实上,他们身处一片荒漠,而汉尼拔想说什么?威尔的眼里仍是窗,河,听到的是女人的笑声,他怀念他的女人们,只有淡淡的情绪,他更怀念的是一种控制感,匍匐着向前的感觉,他想控制汉尼拔,而汉尼拔的喉结滚动,他忽视了消失这个话题。

 







他为威尔制造了一个世界,他和威尔,他的衣衫破损,憔悴是他凹陷的双颊,他已经顾不得了,因为他还不知道,不知道那件事情,他在茫茫人海里遇到了他,他在安静无声里,窥见了他,他理解他,抚慰了他婴儿一般的渴望,威尔在哺育他,雪一样寒冷的哺育,在白色的,寂静的天空里,威尔散落雪,他在公路上仰头,接受他,他轻易的清洗了他,汉尼拔伸手接住雪,他也在清楚他想要威尔毁灭,雪因为他的体温融化和他同为一体,可威尔从不知道,从不知道。汉尼拔给了他全部。

  






事实上,是威尔浇筑了汉尼拔,始于他,他放开了,凝固了他,威尔以为汉尼拔不想要家庭,他为了汉尼拔去尝试,汉尼拔为了伪装成花朵,捕食他,威尔说着不想要他的爱,在奔命的途中却沦陷了,威尔觉的自己是可怜的丈夫,他沉浸在戏里,不愿醒,汉尼拔说是带他看地狱,他自己就是地狱。他看到的是反反复复一如常的生活,是厌倦了的惩罚,威尔不能确定他爱他。

 







 肉体交和于无味,是占有,是心里的晃动和忽闪忽灭,是无意义的嚼碎,咀嚼,是他在台阶上的等待,是反复的坠落,是红色世界的充斥感,他累了。这场持久的游戏中,他付出了所有。威尔感受到汉尼拔在抚摸着他,他累了,他也许是累了,感受不到肉体的温热,只能感受到肩头的厌倦。

  







人间太苦了,汉尼拔看着那些事情,他渲染着正义的真理,想个孩子,在黑暗里潜藏,黑色的眼珠闪闪发光,手骨是黄色的,那些黑色的血迹怎么也洗不掉了,他的西装笔挺,活气神现,他的爱,是何时?他所思的是这世间的芸芸众生不是他。他被吸引,明亮的,窒息的,一时间都冲向了他。威尔不想问,他想他能远离他,这样彼此都是安全的,他们是互相的,连体的,今天,明天都要相互问候,威尔想忍着不去寻找他,那是致命的。那一夜,那一世,太苦了。

  





威尔在怀疑的时候,汉尼拔望着风吹进沙漠,他看到了虚无,人生的缥缈,他的灯熄灭了,他的一生没有什么好忏悔的,所言已尽。汉尼拔的一生都在求道,求圣洁的理,他求到了威尔,太迟了,靴子压过落花,枯枝,残叶,败土,他的人生完了。蝼蚁一样,密密麻麻爬在时间里的人,他了结了的食物,和他一起渡完了一生,在水里,一生完了。

  






无数的人,发出声,无数双手,在空中,祈祷他的死去。


邶风

 人间地狱篇

  



当威尔睁开双眼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女人,倚着窗户眺望,威尔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窗外的河水流淌,一种寒意在威尔的心里蔓延,那流淌的河水,在他看来更像是冰冷的蛇,肮脏的爬行动物,那蛇快速的穿过,那女人开口了:“乌斯河很美,汉尼拔先生,当你看到河边飘落的碎片时,你并没有在意而是看到了威尔先生他不断揉捏的西装,那些褶皱更能引起你的注意,不是吗?”威尔听到女人的声音松开了衣服,褶皱衣的玫瑰 随之散落,在飘散中松开了几朵花瓣,那是之前交欢的之后汉尼拔送给他的,而此时汉尼拔就站在他的身后,他的气息在的颈部撕咬缠绕着他,威尔叹口气,白色的雾在他的头顶盘旋,他点上了香烟,欣赏那雾气飘过那女人,那窗,那诡异的河水。汉尼拔开口,他的嘴里含混不清:“哦,弗尼吉亚,你何时淌过河。或者你在爱那光滑的丝绸浸润着奶脂的肉体,还是悬空的玻璃桥?”女人失声痛哭,汉尼拔的提问刺痛了她,肉体和磷火不能同得,她的丈夫告诉她,他会一直寻找她,即使她“偶尔”的出走,弗尼吉亚的灵魂在飘荡,在雪里,在血里,在战火里,在女人的温存里,她只有片刻属于他。

  









女人眼里浸润着水,仿佛乌斯河水都灌入了她的眼睛里,威尔看着楚楚动人的可怜人下一秒变成了怪物,女人站起身来,疯狂的将屋里的物什尽数拨下,巨大的声响让威尔的睫毛颤动了一下,她看向威尔,急切的抢过他手里的香烟,颤抖着点上,望着猩红的光亮在暗淡的室内吞吐,她的眼里也映着火,威尔没有打断她,汉尼拔亲吻威尔的脸颊,威尔一时间有些吃惊,或者他早就已经习惯了汉尼拔的索取,女人在汉尼拔愈演愈烈的亲吻中,开始疯狂的砸墙,她将点燃的烟放在耳后,火焰吞噬了她的秀发,在火光中,威尔听到了哀嚎,那是一个女人发自内心的悲切,挣扎的,凄恍着,无奈的,随着踏踏踏的声音,咯吱咯吱的咬牙声,在这疯狂的时刻伴奏。

 






 汉尼拔的血液因为它们笑的张狂,他的骨髓里藏着的是舞动的琴声,在这时刻,他搂紧了威尔,在他身边耳语:“我爱你。”然而早已在惊恐不安和饥渴难耐中的威尔知道,汉尼拔不会就此收手的,他在汉尼拔的怀里感受了火和冰,太阳和雪,他又怀有愧疚之心,从那女人的行为里他看到了自己,他听不到了,甚至怀疑汉尼拔是否是真实的,他从花魁的藤里挣出,却被野兽所驯服,他听到踏踏踏的声音越来越响,而汉尼拔也停下了亲吻。

  







一个男人出现了,女人停下了悲切,“哦,伦纳德。”弗尼吉亚一边用女人一样的柔情呼唤着,一边用重物敲打着男人,男人头上沾满了血,她咯咯的笑了叫做伦纳德的男人抱着她,他的西装在月下,彻底的变成了黑色,黑色的鸟在他的头顶啼鸣,汉尼拔坐在屋内的写字桌旁的椅子上,威尔还在原地。伦纳德抱着弗尼吉亚,她笑的像个天使,慢慢的她平静下来,为她的丈夫擦拭伤口,他们像没看到威尔一样,穿过了他,威尔这才意识到,他是幽灵,他下意识的抚摸着自己肚皮上的笑脸,那是一次情动时,汉尼拔留给他的。

  







夫妻下楼了,女佣人上来,她对这样的工作视若无睹,汉尼拔拍拍威尔的肩膀,弹去他的惊慌,威尔明显的瑟缩了一下,汉尼拔的眼睫毛猛的抖动,又恢复如常,在他的眼里看不出悲喜,汉尼拔觉的自己倾注了心血,他撕扯着自己的心呈上。威尔却执着与镜花水月,那女人飘荡着裙摆就抢走了他,毁灭和重生不同,汉尼拔深知这一点,他毁了那女人的生活,他和威尔的,在茁壮的成长。

  





威尔扭头看着汉尼拔,目光空洞,他蜷缩着,无力的,他渴望着动物所带给他的安定,他知道,此刻他的眼珠一定有血,威尔看到的房间是血红的,连着血丝,汉尼拔在一片血红色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安静的破碎的骨头,连着皮肉被他拔起,威尔咬着牙,他将他敲碎,这不是他想要的。

  






楼下穿来那对夫妻的笑声,楼上的气氛却是苦涩的,笑声飞过屋子,黑色的鸟,被汉尼拔扯下来,顷刻烟消云散,小窗吹风,徐徐来,汉尼拔和威尔之间,横陈着两具尸体,他们都死去了,蜕变成新我。

  


噩梦

叮咚,我来了。

梦里的那个声音盘旋在威尔脑海里,它的主人的手里捧着一颗心,那颗心是示爱的玫瑰,威尔知道,只是他忘记了。那嘴唇是如此的熟悉,红棕色的眼睛燃出了火。








“亲爱的,我是枷锁吗?”蛊惑人心的声音问道,威尔从未听过这个声音,它和所有的毒药不同,这只对他一个人有效,在寂静的深夜里,他听到会默默的啜泣,有时,他会将梦里的当真,他梦见的那人是模糊的,他在蓝色的天空下,问出同一句话,可当威尔惊醒的时候,那句话,像是枕畔的轻声呢喃,悄语里,清泪落。







威尔拽着自己的心,那里随着月色,朦胧间,抚慰着他,他知道那个人在说的词是爱,可他不记得了,他只记得,满天飞礼花时的闪电,诉说着愤怒,他的新婚,从地狱而来,让新娘胆颤,最后以他抚摸着棺材看着圣洁的死亡笼罩在大地。人群中,他始终孤独。








那个噩梦一样的人,这次会不会来?威尔合上了眼睛。那个人不再西装革履,而是赤身裸体,伤痕累累,他没有落泪,却分明是伤心了,“我叫汉尼拔。”那人开口了,威尔看着他,爱泉滚动,“你忘记了。”汉尼拔轻微的滚动着喉结,他放弃了,他低头,“我等你很久了。”威尔看着他身后的丛林,踟蹰不前,汉尼拔强撑着,露出一个破绽,“我的灵魂,我和上帝打赌,会不会遇到你,絮叨着,撒旦也不会在邀请我,我只能等你。我要献出我的心脏,我的爱。“








“可,你是谁?”威尔的脑液如同熔浆一样炙热,它肆意的流淌,他习惯了人们的闲言碎语,这个人让他直接承认了自己是个怪物,他的心脏破碎了,他很确定他忘记了什么,关于汉尼拔,罪恶滋生,而汉尼拔就是罪恶,他是梦魇吗,不,他是自己忘记的爱,是自己的遗言,是自己的爱,是自己情书上墨水,那名字,他怎么就忘记了。









事实上,汉尼拔已经寻找了他很多次。日日夜夜,每一世的威尔都选择了人间,地狱之眼合上了,地狱黑色的死水,在他面前汹涌,天堂之光,在瞬间闪耀的时候,坠落进了雨夜,地狱不欢迎他,因为他心向天堂,上帝回绝他,因为魔鬼是他的灵魂伴侣,他只能循环往复的在人间游荡。孤魂野鬼,他与汉尼拔失散了,不想再找了。









威尔非爱尘世,他以为汉尼拔会在喧嚣的人间,看世事变迁,汉尼拔非爱地狱,因为威尔不在。








”我想与你携手,任何地点。“汉尼拔看向威尔。







威尔知道,他坠入了噩梦,他在荒野里奔跑,带起尘土和残叶。他不会醒了。为了汉尼拔。







最大的噩梦是没有你,如果天堂和地狱没有你,我会寻找你,在水泽里,在雨夜人间里,一直寻。





END

遗书

嘣!!!



碰!!!



“时代之门已经开启,仿真人时代是大势所趋。高智商人格是人简缩趋势下的产物,也是傀儡计划的一部分,是…………”



滋滋啦,滋啦,滋滋啦啦啦。滋滋


碰!!!!!

…………





01

大雨膨胀着惹人厌烦,警探威尔准备关上灰色的大门,他的右手无名指上有一处环绕着手指的凹陷,食指和中指间有略微的熏黄,它们都依凭着一个饱经风霜的灵魂,破碎的如同大门上的铁锈,灵魂本体褶皱的衣服,与灰色涂漆的大门一样冰冷的忽视着警探的胸牌上的数字02,憔悴的警探在漆黑的夜里,看着胸牌,他的手指松开了大门,不安的眼睛四处警惕。有时候,危险如影随形。那是威尔所无法抵挡的。





身后的办公区像沉默的野兽卧着,威尔在黑暗里等待着,又恐惧来自内心深渊,蹙眉不过是烟雾中的不解,随着内心谜团的增大,瞳孔放大,橘黄色的灯随着清脆的响声,聚集在死亡里,磷火在漂浮,潜藏在无知里,房间里笼罩着人影。他的手指指向威尔。威尔的脚踌躇着,犹豫着后退。来者看出了威尔的紧张,雨水模糊了窗内的他,他的声音随着雨水敲打进威尔的心里。“02,计划进行中,读取进度,读取失败,这就是你做的,汉尼拔的监护人,你真的将故事当了真,”那人夸张的笑道,闪电扭曲了的身影,“哦,华生,我们找到了。”



“夏洛特!”大门配合着抱怨徐徐大开,警探回头空无一人,内心的恐惧积攒成了愤怒,他的右脚在水泥地里跨出了一大步,还没来的急跨出,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门里如同炸弹一样的声音撕扯着他,威尔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回头还是向前,雨砸在他曲卷的头发上,他回头侧偏着脸,脸上有一道伤口,顺着雨水滑下,金发男子尴尬的笑笑,很显然,危险的雨夜里,黑鸟都熟睡了,还在这里恋恋不舍的人,多半心怀鬼胎,黑夜里的时钟让人心惊胆颤,“我是01”。金发男凑近威尔,不自然的悄语,雨水在威尔的耳朵里和他的心里盘旋。威尔听到金发男子的话,失去了所有的反抗力气,“汉尼拔的豢养失败了,明天可以见分晓。”他抛出了他们想要的答案,踉跄人间。金发男子眨眨眼,屋内的影子移动,声音越来越清晰,语速以死亡在奔驰,那头卷发和威尔相遇的时候,威尔不由哂笑,金发男子看着地面,沉默着不在天才之间插嘴,叫做夏洛特的男子拍拍他的肩膀,耳语,牵着金发01拖着泥水离开了。




活在梦呓里威尔颤抖着,在无望中悲伤。天地很大,他寻不到汉尼拔。那个在母亲子房里躲着的孩子。

黑夜眺望着人群,他一身鲜血,狰狞的爬起,步入人群。人生堆砌多了结局,爱也就宽容了。



我容许我给这世界留下结局,亲爱的。






02

背叛之人必死。


“你确定他可以忘记他勒进骨血的戒指?”03爱德华多问。




“就像我不能忘记你一样。”





上帝都会嘲笑你的,马克,你我都知道,那个危险分子不过是个引子,结局谁都无从得知,得意的渲染结局的蠢货,拯救什么,得到傀儡计划的所有,不过是蛇盘旋在果实上,那果实上的光,不是救赎而是罪恶的窥见。我看到了什么,我们通过冰冷的监视器看到了什么。






“他们会报复,蛇总会咬人。”




“01昨天把他的拐杖寄给我了,”爱德华多看向他的机械右腿,他凭借着意识输入活动,“如果,有一天,它坏掉了,就去221B,那里的烟雾弥漫,黑白世界。”




傀儡计划的负责人背对着爱德华多,他的肩膀轻微的耸动,握成拳的五指泛青。鸩酒的代价,马克一个人伸出翅膀,无所谓的在空中挥舞,同黑色的塑料充斥废弃在人间。多余的马克,将人生都堵在在了傀儡计划的路上。





“马克,你夺走的是我,是我的一切,你杀死了威尔,你嫁祸于我,你知道吗,你不会再有朋友了。”爱德华多眼睛里涌出暗红色的蜈蚣,在眼眶肆意妄为,“你融于世间的本能是选择孤独!”


“华多,你是谁,”蓝色的屏幕里,蓝色的绸缎,红色的笔迹,“我忘记了。”爱德华多对着屏幕喃喃自语,



上帝假借世人之心,惩处背叛之人。所以啊,华多,当我不需要你时,也不会加害于你。



“马克,我也该走了,我无法救你的时候,我不能连自己也沦陷,这是无谓的,你的荣辱不是我的。”



爱德华多留下马克和键盘上的泪迹,他恨这个世界。






03



“你知道的,我连同我的伴侣喜欢交易,我在黑暗蛰伏,留下了你,你有你的结局。”






“汉尼拔,我爱德华多想让该死的死去。”靠椅上的男人绝望的,停下了一直转动的死亡档案,将它烧为灰烬,他看着被绑缚的好尼拔,“我知道,我送来了我的一部分,仅为纪念。”







汉尼拔看向他的饕餮盛宴,和他的机械腿,“人生不断地循环,没有后退,只有冷语和你。”






爱德华多看着不见悲喜的汉尼拔,后退几步,冷语,背叛。他是怎么看透他的。爱德华多的眼里涌现出泪水。他跪倒在汉尼拔面前,“或许我无能为力了,你窥测不过是冰山一角。”






“这种无谓中,背叛的,绝情的,彻底的抑制它,或许…………”




“或许我该了结。”


“我放走你。”





04




“夏洛特,我们失败了,有人泄密了。”华生注射致幻剂,他的眼里看到了,泡在容器里的他。“可为什么还有人能看到你?”





酒是冷的,新郎是孤独的,他站在婚姻中,退却了,那些抛洒的礼花让他清醒自己是孤独的。他跑进了一处房屋内,或者他颤抖着,抖掉了一身的疲惫,自言自语。夏洛特走了不是吗?




那人很像他,黑夜里迷醉了,暴雨冲刷了最后的意识,渐行渐远的人,不会再回家了。心遗落了。不归的人,在清醒时,就该远离了。




好梦,华生。




“01,计划失败,实验品销毁,记忆是否删除?”




“是…………”





“删除,删除失败。”




那带着幻想的,绚丽的,悲伤的,温情的,刻薄的过往,都是云烟。




无家可归的01。


“记忆读取中,删除,删除失败。”


“你好,华生,我是夏洛特.福尔摩斯,我来自傀儡计划。”



“夏洛特!!!!!”



“碰!!!!”



“是否查收邮件?”



“华生,我们只有彼此,我唯一的,唯一的…………”




05




嘣!!!!

“威尔这是你我,感受它,在高楼上,我贴近你,不想改变你,你就是我,我抚摸你的伤痕,我的轨迹里都是孤寂,只有你和你给我的。”





威尔无声的笑着,血是黑色的,风撕扯着,死亡的镰刀即将收割,他同汉尼拔一同坠入冥间,悬挂着的他们,不会分离。



远处,萨维林摁下了机器上的按钮,大厦轰然倒塌。

…………



两分钟前,马克看着自己电脑上输出的字迹,“实践报告:拥有感情的工具,已经为自己写下了遗书,死亡是恋恋不舍的证明,我知道,我们都不会孤独。”




两分钟后



萨维林先生举枪对着太阳穴。




碰!!!!



如果注定死亡,情是唯一的遗书。

END

轻信

别轻信十八岁的许诺。即使他真的爱你。

01

十八岁的马克是个孤独的小卷毛,同学都很想摸摸他蓬松的头发,但马总却总是一脸的生人勿进,他的内心渴望朋友,他在夜晚许下了心愿,悄悄的埋葬。

第二天,他睁开眼睛的时候,阳光洒进来,他在阴影里看到了一个蜷缩起来的大男孩。

“你好,我是爱德华多。”男孩小鹿斑比一样的眼睛看着马克。

卷毛抱着他的电脑,没有抬头。


02

爱德华多是马克的孤独带来的。他是个灵魂,只能在阴影下生活。他的职责是替人完成心愿。

卷毛可能希望在晚上坐公交车的时候看到他。

窗户玻璃是一面镜子,照着窗户玻璃时,爱德华多知道他对他笑的时候,卷毛的唇部微微的牵动,他的右手在虚无中握紧爱德华多。

他轻轻的呼唤,“wardo”。清脆的声音,打动了爱德华多。


03

爱德华多知道他的马克是爱他的,而他却总是出现在雨夜,因为雨夜没有强烈的光。

马克一直在忙着敲打键盘,爱德华多走进他,轻轻的吻他。

他以为马克感觉不到。


04

马克只是在假装。

假装不知道。

他的软件已经在开发了。

他可以得到别人的敬佩了。

终于不用再利用鬼魂得到爱了。


05

那天下雨,马克难得牵动嘴角,在华多吻他的时候。

马克回吻了。

那吻有些严肃和苦涩,有些甜蜜和羞涩。

华多是朋友吗?

不是!

椅子被打翻了,爱德华多尴尬的穿过玻璃。




06

马克成功了,他有了很多朋友。

那天他靠在了爱德华多的身上,爱德华多听着他的呼吸,温热的,他知道了爱。

但马克就要过了十八岁了。

今天是他的生日。

爱德华多低头,吻了吻小卷毛的额头。

“生日快乐啊。”他轻声说。



07

马克看到又下雨了。

这次爱德华多不会来了。



08

卷毛冲进雨夜里。

他感冒了。不会有人再吻他,拥抱他了。

09

十八岁过去了,马克爱过。

END

风行线

你相信沿着大路一直走,风在追逐你的头发,路边的树,花,草,河,都是流动的,他们和风一起陪伴着,风的原理是这个世界的运作,就像网络社会信息是风,而facebook乘风而起成为青云。马克借着爱德华多一路顺风,越走越远。 爱德华多追着风,从早到晚,最后还是被远远的甩在后面,成为一个渐渐模糊朦胧的点。高楼阻挡了他,那高度横陈在他与马克之间,他抬起头的时候,蓝色占据了他的世界,他不能因为讨厌facebook而忽视傍晚,墨蓝色的傍晚,墨蓝色的云,一束橘黄色的光打下,一个人站在爱德华多的面前,爱德华多看着他,他冷峻的脸太想马克了。




“我是一个世界的存在,我负责平行世界的临界点”。来人笑语在星影下更加生动,爱德华多听到那人的声音,耳朵里轰隆轰隆的声音响过,时间的钟表一刻不停地行走。周围的每个人都好像踩上了传送带,高楼也如同液体一样扭曲夸张的变形,那些闪动的LED等也融化成各种液体。马克的传送带在他的脚下,随着五光十色的类似于地铁一样的光柱吞没了他,他失去了知觉。耳边只有风声和耳鼓声。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在一条公路上,四周寂静无人,他的耳朵里渗出液体,眼神并没有看着那些景色,而是迷茫,他的衣袖和裤子靠近膝盖的方向都是破裂的,他的手里多了一本书,爱德华多翻开书,看到了自己的故事,“追杀着他,并不是我本意,我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被他看到了,他跟了我很久,手里的东西和我可以算是持平的,尽管我可以自己这么做,但这不是残忍……,”爱德华多看到这里,翻过一页,他的神色变了,他更加急切的翻了很多页,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大,爱德华多匆忙放下了书,他很快就静止了,一把刀放在他脖子上,马克在他身边,爱德华多快速的反应过来,他死路无疑了。马克对他从来就是这样,他爱自己多一些,风追逐着他,而爱德华多的速度比同世界的马克快了几倍,很快爱德华多枪过了他的刀,朝他的大动脉划去,血飞溅,马克捂住伤口,爱德华多中弹。沾血的书本被遗弃在草丛里,最后一页的马克背叛了主人,但爱德华多背叛了犹大。被溅上了血,暗沉的血,落在背叛上,准确的可怕。没有必要放弃。爱德华多喃喃自语,“这个世界太惨烈了。”






风吹动,将爱德华多的尸体卷上天空,那像一个红色的人形气球搀扶他上了台阶,爱德华多的眼前和感触是冰冷的,他知道冬天在这个世界里,他无可依托,浪荡街头,街上的显示屏全是facebook的主人,他在炫耀,同是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出现在大众视野。爱德华多没由来的直想呕,呕出血,呼吸都成为了负担,时间果然迷路了,他也在萨维林家族里消失了,与无处不在的马克相同,风中飞扬着黑白色的报纸,铁牛在兴奋的哞哞叫,马克在屏幕里冲着他冷笑,他的肌肉微微牵动着,爱德华多颤抖着,推开一扇门,掉入了深渊,等他醒来的时候,他在一张床前。爱德华多挣扎着推开了窗户看到了很多华人,他看着自己考究的衣服,明白了刚才不过是时间的过渡。 他会在这里,浑身颤抖着,无奈的看着满地的狼藉。 啤酒的裂缝和烟灰,风吹散了它,吹散了一地的故事。




爱德华多放弃了,他死盯着地板渐渐张开的裂缝,迷失了,他选择与微妙的人心和解。风中走着的我们后来,也都知晓了。




马克的公司越来越远了,人心的利用和尺度被大风卷起。我们都无权谴责人心,但无法预见未来,我们在推算的时候,就是未来,情的事,不是网络可以代替的,它是现实世界循环往复的撕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