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你好!汉尼拔

借鉴万茜老师主演的《你好,疯子》中的人格分裂梗

在很多人眼里,我是个死去多年的人,无足轻重,在熟识汉尼拔的人眼里,我是他杀人的诱导因素,他所声称一切行为都是为了米莎,那疯狂又带有济世的色彩的思想。我在他脑内的记忆宫殿里永远的存活,直到他死亡,他口口声声说着爱我,将我抛弃在立陶宛的家里,让我面对一个女人,我不认识的女人,我疯狂的的大喊,寂静无声,那女人只有一个模糊的背影。


“你愿意看到他杀人吗?”


“这世间谁好谁坏?”


“你是谁?”


“我,我是米莎!”



“你撒谎!”那女人的声音在空中响起,你好好的想一想,你的哥哥是谁,“汉尼拔    莱克特”。我惊恐的回答,鬼魂一样的声音沉默了。我六岁的手指在快速的生长,这不符合一个孩子的生长规律。



“他最爱的人?”那女人强硬的语调在大楼外回荡,“现在打开你面前的门”,那女人吩咐道。



“我又为什么要听你的,”我颤抖的回答,“打开它!”女人咆哮着,我打开了它。



门外与屋内是另一番光景,年轻的哥哥回来了,身后还跟随着另一个人。我们是不是不会分开了。



那人很暴躁,弯曲的头发散乱随意,蓝绿色的眼睛里蕴含着不安。



“汉尼拔!”他叫着我哥哥,我哥哥回身说了一声威尔,他收敛了不安,冲着我露出掩藏的,真心的笑容。他喜欢孩子。“这,不公平,”他用手捂住了他的脸,他想起了谁,他是不是也曾有个孩子,哥哥无视
了他看着阴沉的里屋。


“这是哪里?”威尔向屋外看去。



黑色的天鹅翩翩起舞,一场大雪无语弄纷飞。在孤独中肆意的流浪。


他看到屋外的门柱上写着:巴尔的摩精神病院。再回头是那块牌匾消失了。窗上堆积如山的雪。



哥哥古怪的笑着,带着爱意。他凭空抖落一副骨架,狞笑。“我从海里爬回家了。”他说着掏出了厨刀向我走来。


我疯狂的向里屋逃跑,威尔拉住了他,他变的苍老,金色的头发染上了尘土。



“我们为了她杀掉了太多的人,”威尔说道,他的脸上还挂着眼泪,“你确定那些人有独立的身体吗”?哥哥回问。



“那你确定我们有吗?”威尔望着汉尼拔衣服上黑色的玫瑰花纹回问,那不过是又一个卡布萨兰卡。”*


“我愿意为了她被钉在任何耻辱柱上。”



等我回头时,他们的谈话像水一样模糊。一个金发女人站在我身边,她拿起镜子,我不过是垂垂老矣的人。我是个老妪。


“多少年了,还过不去吗?”


我不懂过不去什么。



女人递给我药片。我熟稔的接过手。


白衣服的女人,蒙住我的眼睛。


”人都死了,雨也该下了。”女人说。


“他们知道了。”



汉尼拔不可能循环往复的活着,威尔也不能凭借着精神去断同一件案子,他们不是灵魂伴侣。是你死了,还是他们死了。


大雨斜着扫过窗,杂草丛生的立陶宛下,新生的力量悄悄的使劲。雨醒人散。



碰的一声,汉尼拔与威尔交缠着落下。



孤独老妪,枯坐在立陶宛的家里。女人向她走来。



”只剩我们了。”女人微笑着,一把厨刀逼近。女人流出狰狞的鲜血,汉尼拔轰然倒下,威尔抱着他。


老妪鹤发下,鸡皮颤动。她颤巍巍的走向厨房。


两副人骨,空洞的眼看着她。

…………


巴尔的摩精神病院,汉尼拔蜷缩着,靠在威尔的肩上。


“我们去哪里了?”


威尔按着他的脑袋。


”浪迹天涯。“

这时,脚步声响起,穿着白衣的威尔看着歪着脑袋的汉尼拔。做出无声的口型。“你好!汉尼拔。”

END

注:卡布萨兰卡百度百科解释意:
1伟大的爱

2一种充满回忆的花,花语是淡泊的永恒

3易变的心

4不要放弃一个你深爱着的人

5死亡,一种盛开的很傲然,厌世的花

6一永恒的美

7负担不起的爱

本文为死亡,不放弃深爱的人,永恒的美丽,重点为负担不起的爱。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