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红蜘蛛

前言:旧文重发,也算是我写的比较老的文章了,整理一下。希望喜欢。

伪作家铁,学生虫 




借鉴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但故事大纲有所不同,因为是第一次写长篇,所以我没有信心更完,时间不定,谨此,将拙作奉上。





“:比起你年轻时的样子,我更爱你现在苍老的容颜。”peter望着镜中的另一个人,他现在躺在病床上,靠在枕头上,扭头看暴雨过后,被阳光照着的一抹绿,淡淡的回复“:可我确实老了。”病榻上的老者竭力的转向病床左边的镜子,随着老者的转动,peter深感无力,看着镜中老者逐渐模糊,镜子漾起一圈圈水纹,那个盛夏时光浮出水面。





peter一直和梅姨生活,他们生活在城市的一角,
他总是梦见一个男人,隔着水和他对望,他看着水中那个模糊的身影,感到压抑,他的灵魂在缓慢的抽离。他一点点的脱离了身体,一步步的贴近那个神秘的男人,他的身体是一座壳,他盯着那个男人,竭力的找出答案,当他开口时,当他竭力的想要穿过那层水面时,他醒了。梅姨坐在他的身旁,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peter,还记得我和你提过的那个人吗?他是你叔叔的朋友,来这里有要事,但我在这个暑假没空去照顾这名客人,你能不能...”




“:梅姨,我.. ”peter无力的回应,他紧锁着眉头,较为夸张的摆动着肢体,他的头随时准备摆动,整个人都表现了不情愿,他的反抗被梅姨看在眼里,梅姨的眼状似无意的看向他,眼里含着无奈,peter看向梅姨,他的内心有了一丝退让,他无法拒绝梅姨。




梅姨看到他坐直身子,整个脑袋却要缩进衣服里,他下意识的闪躲梅姨,他用手盖住自己的半张脸,冲着梅姨笑笑,梅姨缓缓的站起来退出了房间,她走出了房门,回头关上。




peter对着空荡荡的房间,目光空洞,他回忆起那个男人,穿上衣服,这时,刹车声在楼下响起,peter拉开窗帘,向下望,而一名四十多岁的男人在此时,抬头。




peter的头开始疼痛,他分明记得自己在哪里见过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梅姨走出门,引着男人走进门。“:peter!”梅姨的喊声传来,peter下楼
看见了男人。




男人脚步声回荡在房间里,他刻意的回避了peter的目光,他知道peter在下楼时在看他,男人却只是越过梅姨的肩膀看peter,在他眼里过于莽撞的年轻人。



他已经快到知天命之年,这个年龄的男人,即使浪荡,也很难有年轻时的疯狂。在这样的认知下
他并没有理会peter,反而跟着梅姨,找到沙发坐下。





他颇为自得的和梅姨寒暄,获知了,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是peter照顾他,他皱了眉盘算着,没过多久后他便松下来,如此这样也好,干扰他的因素也少一部分。




突然,强烈的注视让他从思考中醒来,他抬头坠入了一片蓝色的海洋。



这让男人心中产生稍纵即逝的迷失感,紧接着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你好,我是Tony  stark。”






二   暗流
托尼看着梅的车开走,眼里涌出一丝放松,他明白,自己的时间也仅是这个假期,他这一路走来,永远到最后只剩下自己。




前几天,他的一个朋友告诉他,他的时日无多,那朋友略带嘲讽的看向他,也难怪,他活的确实太没意思了,爱人在年轻时离开,只因为他的荒唐,同样的,老爷子在世时,对于他们这些子弟来说是寻欢作乐的理由,托尼的父亲允许甚至默许他的享乐,是他得以在小岛上悠闲生活的基础,可,他从来不是一个幸运的人,他在小岛上过了几年,老爷子就被人杀害了。他不得不回到文明世界,在城市里虚度光阴。




他此时想在生命终结时给自己放个假。他却不想独自一人。他看着窗外的刺眼的阳光照在他棕色的眼睛上不由睁大眼睛。




“斯塔克先生,虽然你是我的临时监护人,但我不需要你来管教。”皮特怀疑的看着他,语气里充斥着不善。皮特明白这位客人从来不是来做客的。





托尼听到这句话不由的露出了嘲讽的笑,这个孩子很聪明,但容易聪明反被聪明误,他决定给他一个教训。




“孩子,你的好梅姨不知道你是gay吗?”托尼故意反问。




“你怎么知道?!”皮特迫不及待的问托尼,下一秒,被成功惹怒,他反应过来,托尼在试探他,他自己愚蠢的在问的时候给出了答案。




皮特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自己有特殊的爱好,他不明白的是,托尼怎么会在短短一天里知道他喜欢的是.....




“孩子,别尝试掩饰痛苦,有时候痛苦无法掩藏。”托尼观察皮特,看到皮特有些愤怒,但,更多的是好奇,他决定留下一个似是而非的回答。同是拋下一个重磅炸弹,“我带你去看一下我的另一个朋友,他和你很像,敢不敢?”




皮特听到托尼充满挑衅的话,在托尼的期许下上钩了。



“我去!”皮特颇为不耐的说,他丝毫没有看到托尼的挑眉,和得意的笑。




托尼介绍,他的那位朋友住的很远,必须坐车去,皮特怀疑的看着他,托尼看着皮特一边收拾屋子一边却表现的有些犹豫。




托尼没说什么只是帮他一起打点行李,皮特的动作越来越慢,他后悔一时之勇,又不便毁约,他看出了很多疑点,一时后悔自己的鲁莽决定。他从一开始就不信任托尼,皮特觉的托尼的身上带着成年人的沉稳和孩童的幼稚,托尼极其危险,皮特想拉开距离,自己却给自己开了个玩笑。




托尼在收拾皮特的衣服,没由来的一阵寒意,皮特不知什么时候停下看着他,托尼看向皮特,那双蓝色的眼睛让他有些心虚,托尼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皮特。





托尼明白,那孩子是彻底的不相信自己的荒唐故事,他很快镇定心神“:我的那位朋友不见也罢,其实,我是一名作家,那位朋友我曾写过书,”托尼说着脸上露出悲伤,他看到皮特的脸上有些动容,心里不禁有些想笑,面上托尼故意的保持了沉默,过了几分钟流下眼泪“他,因为压力和人们的非议死了,如果活着今年才二十多岁。”



托尼说着,下楼从客房拿上来一本书,皮特看到书名,上面赫然写着死水的故事五个字。




他的疑问解了一半,托尼“乘胜追击”的说“:我想去看看他,你......”



皮特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托尼拍拍皮特的肩膀,皮特收拾好行李和托尼下楼。




到了车上,皮特问托尼,“你也是吗?”


托尼一愣,点了点头。




三    心坟


车一路向前,划过城市的热浪,划过油腻的人群,划过金色的麦田,天也在行驶途中暗下来。





皮特一直看着窗外,他在初次遇见托尼时,觉的他的眼睛像一种颜色的泥土,雨下时,会散发出潮湿的,清新的,安抚的气息,可当你看久了,就会绝望,托尼干涸的双眼里,隐藏的是另类的哀伤。皮特不知道他这样想对不对,他看到托尼有些害怕,不敢去相信托尼。




托尼沉默的开车,他此时没有意识到皮特的感觉,他沉浸在自得中,今天中午时分他还看到铺天盖地的蝴蝶扑向他的车,在托尼看来那像是一场送葬,一群天使光裸着身子为他送行,在阳光的照耀下,白色的蝴蝶像玫瑰一样散落,车窗发出亡音。托尼不由的想起自己,人生如同梦一场。托尼格外的羡慕皮特,这个被自己骗来的孩子,处在这个年级的孩子大多的烦恼在他这个圆滑的中年人看来都不值一提。




托尼看到车窗外的蝴蝶,油门却踩的飞快,进行着一场烈日谋杀,他兴奋的动作让当时坐在后座的皮特打个寒战。当然,托尼当时这么做是为了扫除心里的阴霾,皮特将托尼的行为看在眼里,他看着逐渐暗下来的天,握紧了拳头,盯着托尼。思虑良多。




托尼是梅姨找来的,皮特觉的自己应该信任他,可他看着托尼不同于中年人的疯狂,皮特觉的自己的心里没有一条通路告诉他该怎么做。




“我的那个朋友做了最不该的事,他应该竭力的隐瞒自己,在他的家庭里,宣告真相是在送命”。托尼的话语打断了皮特的思考,皮特抬头,不知不觉间,他们离一座山越来越近,“他在世时就让我陪他,他死后我让人在山上盖上木屋,这个夏天也算是了结吧。”托尼绘声绘色的加上一段故事,以增加故事的真实。



“那,你你为什么晚上来看,还有你没有告诉我,我要住一个夏天,我要告诉梅姨!”皮特不自觉的加上颤音,拔高了声调。



“皮特,你是忘了我们的秘密了”托尼故意提及皮特的事情威胁他。皮特还没有反驳身子向前倾,听到了刹车的声音。



托尼打开车门下去,皮特不想一个人留下,只好随着
托尼下车。




天漆黑一片,山也不是很高,凉风吹过,皮特追上托尼,和他一起爬山。




“托尼,你相信人死后会化成灵魂吗?”皮特问托尼,托尼不回答他。



夜里的山上很凉,皮特的心里很不安,他生怕托尼停下,呜呜的风声,让他定不下神。托尼快步的走,突然停下,皮特一不留神撞上他,赫然发现左手边停了一座坟。




托尼眼含哀伤的看着,皮特还注意到坟边躺着一张桌子,他喘口气,坐上去,缓解紧张。




“皮特,你坐上我朋友的坟了。”托尼提醒。




皮特一惊窜下来,他像魔鬼一样看着托尼,“你为什么不怕?”



因为,那是我提前给我造好的坟,托尼在心里说。

四    炎炎夏日

有没有人问起过我,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有没有人看过红蜘蛛,它无处不在,我认为你也许是,当我接近你的时候,忐忑不安,在这夏天无人注意身在阴影里的你,可,我看见你,你跳跃翻腾都让我的心为之一动,让我不再年轻的血液沸腾。
 托尼        斯塔克记                                          




                                    
托尼明白红蜘蛛不是真正的蜘蛛,那是一种害虫,是一种螨虫,他更希望自己终生不会因为它的出现而被啃蚀。



红蜘蛛在他的生活里无处不在,在他在风中凭吊他时,在他不得不面对皮特,和他同挤在一张床上,那孩子吓坏了,木屋又很小,只有一张床,他听着皮特均匀的呼吸,感慨自己的年老,想着他那双蓝色的眼睛,他和自己年轻时一样假装勇敢。




他想起那孩子看他的眼神,后悔的表情,冲着他笑的样子,一种异样的感觉让他无所适从,托尼的呼吸不自觉的急促,他看着皮特,伸出左手又快速的缩回去,过了一会儿,又颤抖的抚摸皮特的头发,他坐起身,头却不自觉的摇动着,他的手更加的放肆,顺着头发,到额头,跟随着鼻峰直到皮特的嘴唇停下来,心跳不可抑制,呼吸越发的粗重,他看向皮特缓缓的俯下身子,他的唇就要贴上皮特时,皮特翻了个身子嘴里嘟囔着什么,托尼一惊冷静下来,他下床,打开窗户,冷风灌入,托尼点上烟,在火光中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窗外,野草摇动,托尼的心也跟随着摆动,香烟的气味,带着苦涩摇曳。托尼的坟墓在不远处怒视。托尼的身后,皮特睁开眼睛,皮特看着托尼的背影,恍惚中,托尼化成了白天的蝴蝶一起飞向车窗,敲打皮特的心脏。




皮特只看到了托尼,托尼在黑夜里,赤裸上身,风声,水声,齐齐入耳。时间凝固,皮特闭上双眼。托尼转身回到窗上。



........




光亮不可避免的缓慢抬头,迷糊间,深蓝弥漫在山间,皮特眼里的蓝色打开,他看见了窗外漫无边际的绿,和灰色的坟墓。托尼早已无踪,他总是一个谜语,对于皮特,隔着一层层山雾,皮特看到他总是愚
蠢又清醒。见与不见,总是在那里。



皮特想去寻找托尼,可他并没有换上短袖短裤,皮特看着昨天晚上临时放衣服的衣柜,一套西装藏在那里。




皮特缓缓的走过去,拿起西装嗅着来自他主人气息,皮特的肌肉在耸动,他整个人埋在那套西装里,那里藏着山风,清冷,风吹过皮特的头发,托尼好像在抚摸他。皮特带着激动的心情换上了西装,打开门。




托尼在门口背对着他,手里一朵不知名的花随风自舞,开门声响起,托尼看到皮特。“它很适合你。只是缺少什么”托尼望着皮特,嘴角向下,眼睛里含着一丝不满。




皮特靠近托尼,抓住托尼的手腕,指间摩挲着托尼的手指,触碰到花茎,托尼松开手指,皮特接住花,别在自己的西装上。“什么都不缺。”皮特反驳托尼,托尼凝视着皮特,“我有告诉你,你像什么吗?”



“没有。”



“红蜘蛛。”


五     残梦时

一个老去的灵魂,不论风度翩翩还是潦倒不堪,
你在他面前的一切都无关紧要了,可若他开始就留给你苍老的剪影,你应该庆幸,面对你,他至少有零星的年轻。                                         
  皮特 帕克      
     



                                        
皮特的眼里浮现着自己荒唐的想法,他来到这里,初次看到这座山时,感到古怪,渐渐的他发现了后山脚的水潭,在青草的掩映下,呈现古怪的绿色,水让一切都静止,只剩下他与托尼。托尼站在他身后无言。两人之间,徘徊,徘徊。



“颓败!”托尼不满的嘟囔着。皮特听到他的话,笑了,事实上这世界上的大多作家面对风景时,会凸显自己的才华,所说之事,所说之景无不与自己的心境有关,他认为托尼的颓败两个字说的是托尼自己。




托尼是个成功者,他拥有财富,看的比其他人远,皮特无法安慰他。托尼站在身后让他根本就无暇思考,皮特的腿向左边迈一步,托尼的手自然的搭在他的肩膀,“小子,我来时,你还没来呢,可那又怎么样,夏天很长,长到,秋冬所不及。”



“托尼,如果夏天都无聊,那就你这一生都是冬天。”皮特小声的反驳,“什么?”托尼反问皮特,皮特没有回答,皮特的心中有更大的疑问。他对托尼产生一种自己都为之罪孽的心情,他高兴的是托尼对他有
同样的感觉。



皮特转身向后,托尼的眼皮跳动剧烈,头皮发麻,托尼手迅速的向前推去,皮特整个人被推入水中,皮特的头发湿透,皮特挣扎着,托尼伸出手,皮特抓住,托尼将他拽上岸。




阳光透过层层的树叶,风声柔和的抚过两个各怀心思的人,托尼咳嗽几声,面色不善,“我和梅是老相识了。”被树包裹着的水潭发出清脆的响声,一颗石子投入水中。“前半生,梅知道我有多荒唐。”树叶落了一地,皮特将叶子捡起来,撒向河中。托尼试图抓住皮特的手腕,被摔开了。




少年向前方跑去,托尼独自留在原地叹气。自己果然老了。



........



白天黑夜反复交错,皮特和托尼也很久没说话了
皮特总是漫山跑,他看到了前山山腰的坟,看到了后山的树林,看到了山顶的日出。托尼只喜欢在傍晚时分,点着香烟,想着都市的靡靡之音,自己年轻时在一群所谓朋友间的左右逢源,曾爱慕一个女孩,太过轻易的得到,让他几乎忘了她,他中年时和一个男人逢场作戏,到最后,那人想要杀了他。在夏天绿色的叶子代表生命的脉络,红蜘蛛却谋杀他。无情的夏天,旧叶老去,新叶催逼。





绿色的的叶子掉落在皮特的脸上,他只能任由那种感觉无疾而终,他不过借助了托尼暂时的逃离,逃离梅,逃离一成不变,他厌倦了,轻信托尼的话,那个让他躁动的托尼,那个骗子。只要看着他的眼睛无论多愚蠢的话,他都相信,他发誓,回到家后,就忘了他。



石桌在皮特的身下,皮特不懂他们为什么总把他当做孩子,梅姨的关怀,托尼的若即若离。他对托尼的亲近也是被他在此想法下打压的。托尼明明很喜欢自己,还送了他自己的西装。皮特想不明白,又隐约懂得,托尼对自己是害怕加生气。




托尼害怕什么呢,皮特思考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石桌的边缘。他掉下去了。皮特想要起身,石桌底部的一行字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当我拥有一切时,我以为理所当然,我以为我就算我失去它时我也无所顾及,当我的家人朋友离开时我才发现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当我离去时,我想对他们说一声抱歉。”
托尼 斯塔克                                               



这不是托尼朋友的坟墓吗,为什么上面写着托尼的名字?皮特看着墓志铭皱起了眉,皮特的内心产生了不安。心里的声音在叫嚣,也许,一开始,托尼就是个骗子。



六   午后贤者

皮特失踪了,在这小山里,托尼知道皮特还在,只有自己离开木屋时,皮特才会再次出现。托尼故意留下了他的书,放在显眼的位置,他知道皮特会打开他,发现上面空无一物。




一个玩笑,一个拙劣的把戏,怎么会让他托尼陷进去呢,托尼能制造骗局,也能戳穿。“皮特知道后会怎样呢,会大发雷霆,会让他送自己回家。”托尼想,他同时认为这是最好结局。这些天,两人之间的事情,托尼想通了,可笑的是,他的彻悟已经来不及了。他快要死了。托尼想要将他们的结局交给皮特。



皮特似乎知道了真相,他看到了书和墓碑,两人之间依旧很安静,托尼是死前的宁静,皮特是反常的。对于托尼来说,皮特是上帝最后的礼物,也是上帝最后的残忍。托尼在死前惶恐不安,山上却仍旧安静,水照常流淌,草木照常枯荣,云飘过如同钢琴声一样流动,岁月中,每个人像过客。一切少了托尼似乎还会循环,托尼离开他们却会死。




在打理好公司后,托尼遇到了皮特和他来到这里,可笑的心脏因为一个未成年人跳动,是他诱骗了皮特,他对皮特是愧疚,托尼不能承认,在面对众人的指责时,总不能是皮特站出来,人们只会笑他太过荒唐。托尼躺在床上,想着缓缓合上眼。





“斯塔克先生,对不起”。皮特对着托尼说。托尼笑笑,“斯塔克先生,对不起。”托尼看着皮特想要原谅他时,皮特消失了。




空中响起皮特的声音,皮特的道歉声,“斯塔克先生对不起,斯塔克先生对不起,对不起,对不...”





“皮特是我的错,”斯塔克喃喃自语,他的痛苦的抽搐着,厌恶自己,自己本应作为长辈的责任没有尽到。他不想再听到这种声音了,“我带你回家吧。”



“斯塔克先生太晚了,我回不了”皮特回应他,斯塔克的眼前的皮特全身滴着水,向他抱怨。




“皮特  帕克,别做恶作剧!”托尼冲着他大吼。





一阵令人发指的笑声响过,托尼还想辩驳什么,眼前的世界逐渐清晰,托尼躺在床上,屋外响起雨声,大雨扫过,在张狂的笑声中,魔鬼般肆意妄为。无数的爪牙疯狂的扑向木屋。




皮特仍没有回来,回到木屋。托尼慌张的下床,奔向了屋外。在雷电交加中,天地旋转,托尼的心也跟着转动。他原本安定的心被打扰。


七    对雨
“皮特,你为什么在这?”




“托尼  斯塔克先生,我造了一艘船。”年轻人兴奋的回应着,带着躁动不安,大雨浇湿了他的欲火,贴上他的脸颊,亲吻他的泪水。






“皮特,你疯了!”托尼    斯塔克双手插腰,看着眼前用木棍拼成的船,看着潭水中的皮特,“我,是个骗子,醒醒吧。”





“我不知道什么是责任,梅信任我,将你交给我,我将你带到这座山而不是好好的看着你,是我的失职,你是我的责任,孩子,你懂什么是责任吗?。”





“斯塔克先生,求你了,我不想提起这件事。”





“闭嘴!皮特,如果我失去你,我作为一个成年人,我将活在自责与愧疚中,我无法原谅我自己,我不能一错再错!”




“........”




“斯塔克先生,可以陪我来船中坐坐吗?”皮特将船靠近岸边。语气中带着怯懦和那个年龄不肯低头的强硬。




斯塔克,在雨中安静了,心无旁骛,他站在那里,像一棵树,在雷电交加中挥舞着双臂,又无力的推阻。身在自然的母体中却身不由己。




侧躺在船上皮特感觉到船上一沉,心中窃喜,只要托尼来找他,一切都无所谓了,托尼面对着他,表情僵硬,手不自觉的抚摸皮特的脸,年轻的躯体,雨水让他的衣服贴在背上,他的眼角带着温热,小船在风雨中飘荡,雨水如注,不知两人要飘向何方,托尼的头发上滴着水,他看向皮特,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你,很美。”托尼对着皮特说。






皮特看向托尼,眼前又浮现那个梦,层层雨雾中托尼的身影逐渐清晰,“原谅我无法诉说我的爱意,因为我已经老了”。托尼划过皮特的脸庞,皮特凑近他,混合着雨水,两人胶着在一起,和雨水融合,在这天地之中。




皮特,原谅我老了,我无法诉说了。






这里是天地之间

只有你我。

我将于明天离开,

你且自收拾行囊

我将于明天离开

你且自走吧。

我将于暮年离开

你且自年轻

你且自离开

风雨已知





“皮特,我有告诉过你,我的事吗?”




“那座坟墓吗?”“皮特,这个夏天后,你我不会再见了,你也很难找到我。”“斯塔克先生,我不会找你。除非你愿意告诉我。”皮特回答,他看到对面的托尼逐渐虚幻,消失,留下他一个人在船上,皮特坐起身,托尼,坐在病榻上。他也早已
而立。托尼看着他,病床外,绿色的落叶沾上缕缕黄色,托尼望着他,“人生来难以预料,因为误诊我又多活了这些年。”





“托尼。”






八   夏日终章
皮特坐在空荡荡的病房里,拿着托尼的日记本。




“呼呼,皮特,上帝给我开了个玩笑,我以为我会死的,他却罚我活着。”





皮特翻开托尼的日记本,上面记录着托尼暮年的生活。




“皮特,你可以告诉我,你我为什么如此,因为我是信徒,你是天使吗,你来接我来了吗?”




皮特抚摸着日记本的文字,眼角泛泪,那些滚烫温热的字迹上,让他想起托尼,痛不欲生。他颓废的站在病床旁。




“皮特,新生与死亡,我与你,时光残忍又宽容,我还记得,夏天那座山上,你我在船上飘荡,不知道要去那里。”




“皮特先生,打扰一下”。



“滚,”皮特大喊,在托尼的病床上蹲下身,小声的啜泣。





“皮特,我爱你,虽然这对我来说难以说出口,”托尼抚摸着皮特的头发,给予他安慰。“皮特,四月的雨,搅动着颓糜的花朵,给予他血的渴求。”





整个房间响起皮特的嚎啕,让人纠着心,压抑的他回到年少时。




“皮特,感谢主的恩赐,你看蝴蝶飞过来了,你还记得吗,那年夏天,蝴蝶没过车身,白色的玫瑰散漫在夏日,绿色的叶子逼迫着,颤抖着变成了黄色,它就要离开了。”




“托尼,托尼,托尼,”皮特喊着托尼的名字。




“我不残忍,呼呼,和煦的光,照着我像向日葵一样,对着我无精打采的微笑,呼呼,我后悔了,没能早些遇到你。”



皮特打开窗帘,阳光照进房间。



“呼呼,呼呼,呼。”




“呼,呼,呃呃呃,呃,呃呃,呃。”托尼挣扎着流泪,他还想说什么,死神的镰刀,已经蠢蠢欲动。




“呃,”托尼攥着皮特的手,皮,特感觉一紧,他感到痛苦。




“呃!”托尼松开双手。他再也看不到了,他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



托尼的日记,静静的躺在床上,皮特恍惚中看到“皮特,向前走吧,永远。”



夏天,终究还是过去了。
END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