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夜间燥热

越是少年,越纯粹,越理想化,越是年少,越残酷,越不知深浅,在夜色里迷离,在温柔里莽撞,满怀心事。



醉酒的妓女,偷腥的嫖客,窥探的醉汉,不怀好意的男女。璀璨如同银河,纽约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一根蛛丝粘着在大楼的边缘,“我爱纽约!!!!!”少年兴奋的大喊,“你爱哥的什么,哥通通都给你显露,你看哥的身材,哥的能力,哥的天赋,哥都不要了,哥只想……”蜘蛛侠快速的避闪死侍凑上来的亲吻,“纽约是一座犯罪之城,而你是警察最头疼的人物,看到那群罪犯了吗,你的能力和他们差不多,一样的无所事事,一样的……”“流窜的人好像不止哥一个。”死侍眼看着蜘蛛侠荡到另一座大厦,在迈开步伐的同时,一个侧闪躲开了飞来的蜘蛛丝,伸手攥住了原本想要他闭嘴的蛛丝,“哥真想把你碰,碰,碰,再嗷呜,嗷呜,再,”皮特将他拉到另一栋大楼,“嗷呜,嗷呜,飞起来的感觉真好,哥也是很中意呢”。



皮特将自己与夜色甩开,伸手触摸自己的绳子,自产自销,他的左腿弯曲,右腿做出向前迈的姿势,轰隆,轰隆,人群开始尖叫,仔细一看表情相当的扭曲,他热血沸腾,一个反身,朝向背后的玻璃,一脚踢进去,屋内灯红酒绿,尴尬的荷尔蒙在发酵,“惊喜!”年轻活跃的声音跳动着,“啊!啊!啊!啊!啊!”人群狂欢,“我还知道我是很受欢迎的,大家好!我是年轻的蜘蛛侠,维护着纽约的和平,是纽约的好邻居,是我的能力让我的责,责。”蜘蛛侠的话被人们的狂热淹没,“啊,死侍,死侍,”韦德在蜘蛛侠的身后一闪而过,眯着眼睛,隔着面具都知道他在微笑,该死的,他在笑,蜘蛛侠懊恼的转身。“你是故意,你在嫉妒,我明明比你受欢迎,我是大家的,我是大家都爱的。”“可是哥爱你啊”。韦德背后的刀在耸动,“可我是纽约平凡的男孩,她们眼里只有你,明明我才是最好的,谁像你年龄大,她们不爱我,难道爱你。”少年的声音低沉,“年轻的你想拯救世界,也只有你和我是永远的少年,纽约夜城是我们的,她们是你的,你是哥的”。





可我们都属于纽约,这座城市,“哥为了报复,哥为了自己,哥为了……”口是心非,“哥是被你领导的,”死侍踢死了一只不长眼的小鸟。“动动你的脑子想想,我们为什么大半夜的来这,”“是为了让哥***”死侍受到了惩罚,皮特转身,跃入钢铁丛林,在其中腾挪反转,窜上跃下,得意洋洋的蛛丝也被他拉扯的头晕,死侍看看皮特,跳下楼,俯冲。“看,哥死了”。“老太太都知道你不会死,”“看哥又活了”死侍不知何时贴到蜘蛛侠的耳边,我们的小蜘蛛早已免疫,“如果不是你,我今夜就是英雄,那些人都会感谢我,他们现在也会感谢我,”“给哥香一口”。“…………带着一个拖油瓶,影响我的进度。”




“没什么事,哥请你去吃饭吧。“





“钱怎么来的?”




“哥刚刚在你进楼后,下手的”。





“…………”。





夜很热很热,某人发情的太明显了,人在闷热的情况下什么事都能干出来。





“还了吧,我有钱,现在不是说吃饭的时候!”






咕噜咕噜声响过。





“切!”

END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