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蝴蝶都死去了

蝴蝶飞不过冬季,只有少数能迁移到南方过冬。这种生物的眼里只有色彩,在烈日下瑟瑟发抖,在幽暗处蛊惑人心。亲吻花的生殖器官,是它们的美感,舒展翅膀时,它们的美甚至自己都无法察觉。

题记




沾满草屑的上衣,倦怠的步伐,奔袭的动物。灾难在时间的缝隙里撑开一只黑色的蝴蝶,停留在威尔的鼻端,蝴蝶扑闪着翅膀,吸吮着威尔身上的血迹。威尔的眼睛盯着蝴蝶的残影,那罅隙,他用力的撕扯,背后的色彩,蝴蝶轻盈的离开,引导着遗憾踏进虚幻。




铺天盖地的白色一闪而过。威尔下意识紧闭双目,再次睁眼时,他听到了喘息声,动物倦怠声,蛰伏的虫鸣声,以及逼近的脚步声。蝴蝶划入他的心口,刺痛感消失了,魔鬼附身在秘境,群魔化作密林,张狂的枝丫在祈求,呻吟。沙沙声起。




“威尔,过了多久?”




威尔回身空无一人,可他分明听到了。风摇晃着谄媚的叶,蝴蝶披着翅膀,脆弱的,无力的飞行。它无力支撑,威尔伸手,它停靠在威尔的掌心,四指合拢。威尔逆着风,寻声追去。繁杂的根在地下快速的褪去。




“威尔,海浪汹涌,自然征服一切,它改变了,我在这里。”



林越来越深,威尔却离声音越来越远。树枝上的藤蔓在他身后快速的爬行,幻化为蛇,小蛇游过威尔足迹。它追上威尔,咬在他的脚腕上。终于,树木被连根拔起,巨人倒下。在他临死的那一刻,松开手,蝴蝶褶皱的翅膀缓慢的舒展,它无声的飞翔,如同风中的纸,被撕扯,分割。




一双手,无力的脱离本体,牵绊着蝴蝶,连同它的整个魂魄,极速的缩小,附着在蝶翼上。追随着蝴蝶漫无目的的飞行。飞倦了,停靠在一个青年的肩上。





青年置身于游离中。他手中的刀滑动着,微笑着对蝴蝶。




“你还是来了”。




刀刃滴血,连同他嘴里的汤汁。一起撒在地上,威尔听到青年的声音,为了米莎。他的一部分成为了她,世间律法是他,他来到这座城市。染上了血雾的有罪之城。孤独的,寂寞的,执着的,为了“正义”。





他失败了。在他尝试时就失败了。




”汉尼拔“威尔微弱的呼唤让青年懊恼,他拂去衣上的蝴蝶,威尔连同蝴蝶一起跌入深渊。




威尔看到了天花板,他醒了。莫莉在他身旁昏睡。被子上有一张报纸,刺眼的标题上写的是汉尼拔再次出逃,蛊惑女子,被害人现无踪迹。




眼前的字迹在移动,文章里暧昧的话语,晃的他头晕。那些文字组合成一只黑色的蝴蝶。




“或许,她与食人魔是一对爱侣”。




“汉尼拔渴望你,你是否渴望他”?




威尔的世界,的确只剩下他一个人。汉尼拔的血液仍在疯狂的哺育着他。他推开了莫莉,莫莉虚化了,无足轻重了。




他要寻找,破碎的茶杯和自己。





一头鹿撞碎了威尔家的玻璃。跃上鹿背,月夜下,汉尼拔坐在意识的另一端,品尝着他。




天骤然大亮,地上是无力的蝴蝶。装点着荒凉的尸骨。




汉尼拔走向他,“你找到我了  ”。




一切都死去了,威尔本能飞向南方,却留在了冬季。




这样做就一定对吗?他是威尔,他还是自己吗,他脑中的那一片赤热拿去时,他就不再是他了。汉尼拔可以留在冬季,他却不能。



远处的汉尼拔对自己的爱意,是自己给自己安慰,还是真的。



海浪没过密林。蝴蝶在灾难里振翅。




海水被不知何时立在四周的玻璃堵塞。疯狂的挣扎。风敲打着玻璃,像失措的人,绝望的拍打。威尔的身上冷汗贴服着衣领,衣背。隐约中狗叫一片白。



他蜕变成蝶,在蛹残忍的死亡里重生。蝴蝶的世界里只有光彩,汉尼拔那里黯淡无光。




一头麋鹿告诉他,威尔会来,他在佛罗伦萨的教堂里等待着,那颗破碎的心将他带到了青年时代。




蝴蝶趴伏在他的肩膀上。他生命中的人往往杳无音信。他的初恋不知所踪。获得米莎的能量是一种崩溃,他在边缘触碰跌入了深渊。以他们对米莎的毁灭,消亡世人的恐惧。



游荡的幽魂,被人当做魔鬼。他的身前暴露,背后隐晦。那蝴蝶是他的归宿。




死亡,破灭,在死亡的苍穹里舞蹈,却脱离不了死亡,随时跌落的他,镇静的活着。一个人在尘埃里行走。




路上的,一部分杀了,一个女人痴缠着他,一个男人爱而不得。



他为了他停留在原地,他开始了新生活。



一只窥见死亡艺术的蝴蝶,伪装成枯叶在等待,与另一只蝴蝶重逢。一头麋鹿在深林里潜伏,等待命定的爱人。




汉尼拔能嗅到威尔的气息,那是同样的灵魂,是他所缺失的,丢弃的。是他在黑暗里行走时,与上帝平行,忤逆上帝的冷眼抛下的。




谁也看不到彼岸,唯一有的,双双奔赴死亡。在黑暗中展翅,悄无声息的活着。


蝴蝶都死了。一起葬于大海。

END

后续:首先谢谢落亦纷飞的关心,我又熬夜了,实在是个夜猫子,在加上白天睡多了,如果你能看到这篇文的话,它是我对你开学的赠礼,其次,我在文中用了美剧汉尼拔,汉尼拔原著,和汉尼拔电影里的故事。我觉的我写着写着写成了外国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最后,我希望腐勒能在2018年更剧,虽然第三季已经很完美了,但它留下的悬念让我这个猫很好奇。我是知圈已冷,更文的动力完全是官逼同死不得不操刀。这文写了两天了,九月份也不再频繁的更文,要努力的写文,虽然我写的更多的是散文化,我会努力尝试写拔杯的不同脑洞的。

一个小透明作者的碎碎念。

2018年9月1日记。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