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跳梁小丑

为了和别人相同我倾尽全力,最后落的个支离破碎。




也许来自冰寒之地,阿斯加德的光是唯一的抚慰,它像故去的弗丽嘉的手,在午后,在光影下,在洛基颤抖时,小心翼翼的温存里。当他抬眼时,母亲笑着,摇曳的裙摆如同本人眼底的爱意一同消失了,一切都荡然无存。




他一挥手,日月同辉,他手扶权杖从王座站起,大地颤抖,众神在天界,满是嘲讽,流言像彩云,装点着阿斯加德,母亲渐去渐远,一个人在呼唤他,洛基,洛基。洛基皱眉,阿斯加德之殇。




寒凉,带去远方的人,注定不会返回。





洛基的眼里只有肃杀,一切都不存在了。烈日下,众神拜服。聪明的,往往愚钝。他应该忘乎所以。浴血后的成功,被淤血的心口堵塞。




什么人不在了。



曾经迫切的渴望,夜半的私语,爱抚,禁欲。




那抹光亮,太过刺眼,刻意的缺席,还是本该成王的不是他,即使是败寇,他也曾拥有过索尔。昆虫振翅,掠过索尔,飞过阿斯加德,洛基感觉到了远离。




洛基,洛基。




我,唯一的弟弟。




听到呼唤后,洛基想到了索尔的隐忍,不过是退让,是索尔学会了退让。




太迟了。



他们曾互相拥吻,也曾在幽暗里私语,曾在星影里争吵,也曾试图重建安乐乡。



雷霆万钧过,冰霜寒。




索尔,接近尾声的故事,洛基从来都是主动续约。这一次,洛基忘了,甚至忘记了化为尘土。




洛基,洛基。



索尔望着堙没的阿斯加德。



霹雳声响,洛基曾与他执手,洛基在一片幻灭中,沉浸在不肯离去的谎言里。



阴影里,幽暗的绿光,洛基祈求忘记。



忘记,他以为的施舍和索尔的承受。




再见,但要留下的索尔,我的哥哥,答应我,你留在那里。



索尔披上星河,乘着夜色。压抑的天地,再无光彩。



我们在爱情前,做了一个梦。梦里是他所爱的。



离开,索尔不必寻找。



索尔,听到了吗?

END

[为基锤贡献的第一篇文,希望喜欢,我的文风都太过散文化,我也希望大家观看愉快!]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