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森林的法则(兽化)

一条铅灰色的公路,左边是连绵的山,覆盖着山的树,山头偶尔飘散着几朵云,山下躺着几具尸体,尸体已经成白骨化,其中一具尸体的手骨抚过河流,阳光映射着精神抖擞的河流,哗哗的水声,在山间显得几分肃穆。像是集体为这些横死的人吊念,威尔走过这些死去的人,它总能记得他们濒死的状态,它在感受他们,就在这座死山里。它的前爪踏过死人的肋骨,轻轻的消失在密林深处。




这片丛林不属于它了,它将终身沿着这条公路奔走,在厮杀中活着,或死亡。威尔对着山顶的云无言。它舔舐着自己的皮毛,绿色的眼睛警惕的看向四周。




细碎的声响,它的身后,一头鹿拨开了森林的枝蔓,威尔回身,将左爪放置于进攻位置,目眦欲裂,发出威胁。那头鹿和平日里见过的不同,它周身带着森林的赠礼,它高大的让山中的猛兽蛰伏,它的嘴里噙着血,濡湿了下巴,四蹄划出血路。



鹿是食草动物,它的天性被打破了,威尔低声威胁着,后肢在后退,它想要杀了它,那头鹿想要杀死所有的高阶种族,屠杀盛宴开始了。



威尔蜷缩着,它觉的天地倒置,食物链扭转,甚至扭曲的夸张。鹿却步步紧逼,它呼出的气息越来越近,威尔踏入了河水,心也冰凉。它优雅,不像任何生物,它龟缩鹿的躯体里。



我抓到你了,它戏谑的对威尔说。




它的鹿角上挂满了眼睛,那让威尔胆颤。



我梦到你,在这片森林里,在一辆车前,有人在讨论,你吸吮着同类的乳汁,啃食着幼子,你含着泪,嘴上却挂着鳄鱼的笑,你从出生起,在山林的每一刻,你都会在月圆之夜去后山。


那头鹿猜测着它,威尔早已是汗流浃背,它害怕,害怕它在窥知它的秘密后,自己同样在异化成这个怪物。


后山有什么呢,我的威尔,你可以叫我汉尼拔。



这鹿想要和自己一起捕食,它去过后山了。汉尼拔可能想要自己的一切。这山间的中阶动物相信他,可这片死山里除了鸟,还有什么?




威尔的爪牙将树皮一分为二,它的指甲抠进树里,活生生的撕扯下树皮,触目惊心的血,洋洋散散,漫不边际。它在惨叫声中爬上树,故作冷静的在树枝上迈步,汉尼拔在树下卧眠假寐,它有些好奇了。



威尔将尾巴垂下,前肢交叉,后肢放松,卧在树枝前,它在看树下的汉尼拔。汉尼拔在睡的时候仍具有威胁。可,我要接受这个捕食者的邀请。



接受它,不代表威尔会捕食同类,汉尼拔以鹿为皮迷惑那些所谓的同类,看似纯良无害,可每每见它带来的鹿肉和人粮,威尔总会想起后山,它在引诱它,去那里。



威尔甚至觉的它对自己着迷。它在渴望着它吗?自己又是否同样渴望着它?



威尔在思考,它能目睹山间众生,却始终无法看透
它。可,威尔的时间不得不让他来到了公路。





旅行的人总爱放着热情的音乐,以前他们总会看到它,在月下的它,孤独又神秘。现在他们满眼都是汉尼拔了,他们好奇的走下车,抚摸着汉尼拔的鹿角,它的鹿角在月光下带着血,啧啧称奇的人,突然没了声响,那鹿角在延长,他们完了。


威尔这是我想给你的,你有强大的力量,水是不可抑制的,月光是不可抑制的,晨昏从未更改。



威尔跃上了汉尼拔的背部,不再将人拖入后山。汉尼拔驮着他在公路上走着。




这真美,威尔笑了。





《晨报》节选,警察在公路上发现了两男两女,据悉,是流窜做案,这是本月的第五起,警方仍在调查,这让我们不禁怀疑,警方的办案不利,所导致的人心惶惶……

END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