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假如汉尼拔从世界上消失了(威尔自述日记)

借鉴日剧《假如猫咪从世界上消失了》的梗。

第几次了,有人问我假如汉尼拔能从世界消失,在他捅向我的时候,在他尝试一步步引诱的时候,在阿比盖尔去世的时候,那头鹿将我引入梦里,一个长着鹿角的男人,坐在墨绿色的王座前,他挥手指向我,他身后的树丛沾满了血迹,他冲着我笑了,我上前,他卡住我的脖子,那双眼睛看着像是同意了,他也很感兴趣。一次让一个消失吗?

第一日
我在家,在溪边垂钓,看着河水逆流穿过我的小腿,我在等待,时间是漫长的,无人应答,事实上我享受此刻,直到劳兹的到来,她一如既往的是个麻烦,这种人不畏惧杀戮,冷血无情,事实上只要不是自己遭遇危险,她都会第一时间举起的相机,本来我对她是没有兴趣的,但刚开始,在死亡降临时,一切的人,一切的秩序都无足轻重,这是最公平的,只是这样做很干净。劳兹走向我,红色的头发一如往日刺眼,她的笑容凝固了。

第二日

杰克仍然在为我们的老朋友烦恼,那个我们熟知的朋友,所有人都像没见过劳兹一样,但“劳兹”从根本上没有减少,毕竟野心勃勃,渴望名利的人从来不少,我去见汉尼拔,意外的遇到了玛格,她曾是我的渴望,她给了我深渊里的一束光,我决定赐予她一个礼物,在我的念头里汉尼拔的住所移形换影,玛格穿上了金缕衣,我并不是同情她,即使和她感同身受,而是,而是,梅森杀死了我在乎的,就算他是旁人教唆的,我已经蜕变了,化蛹成蝶,玛格在我的恩赐下走上了权利王座,她笑着,揭下了面皮,是另一个梅森,站在高位者对人的践踏不会少。她的衣摆上不缺苍蝇。

第三日

我还是不得不面对杰克,因为玛格的尸体摆在了停尸间,他活的够痛苦了,我觉的我是在为他着想,是在改变他。

第四日

安莱娜,奇尔顿

第五日
……

第六日
……

第七日

在常人的眼里他应该是最先消失的,但假如他消失了,罪恶的渴望与挣扎,茶杯破碎,即使粘连也是伤痕累累,可,我是否渴望他,叫嚣着,共赴罪恶,他毁灭,制造一个重生的我,那些失去的人总有人代替。但,他在寻找的是我不愿碰触的,互相破碎了,又新生了,飞蛾萦绕,地狱之门打开,撒旦走来。他该消失吗?

那鹿又出现了,它在雷电交加的时刻,我追随着它,在时间里溺死,他该死,如果没有他,我,莫丽……他又不该死。我走向他,我们的角斗没有结束。我挥手割破了他脖子的动脉,血水流淌,人间失音,不想被他毁灭,又不能同他一起。只能,在罪恶里沉浮不去。人生枉顾。杀死他的我,疯狂的奔跑,在暴雨里嘶吼。我已经得到了他的礼物,成为了他。

肉体,灵魂,彼此厮杀。却无法消失。

“:你好,我是莱克特医生。”

天地扭曲,汉尼拔变形,他附着在我身上了,他不能消失。我追上那头鹿,见了那人,一切的骗局解开。一切如常。血月入夜,莹莹之光震慑大地。

END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