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细嗅蔷薇(灵魂伴侣AU)

注:标题摘自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花香自夜弥漫,雨声粘上泥土,风声送来衣香鬓影。女人的体香令汉尼拔垂涎,夜下女人飞快的旋转着舞裙,试探着她的灵魂伴侣。她卖力的笑,放肆的旋转,汉尼拔配合她,端庄优雅,大厅里鱼龙混杂,男女身上的气味在汉尼拔的轻嗅下无可躲藏。粗鲁的人虽自栩高贵,但他们身上的生猪味在汉尼拔的鼻间经久不散,优雅文艺的人带着墨水的香气,俊美的男子像腌制好的美味佳肴,面前的女子有股奶香味,还有,等等,汉尼拔看向昏黄的大厅,一股蔷薇香气若有若无的在大厅流动,那是一个男子,他就要离开大厅,他不常来这种地方,身上的衣料闻起来很廉价,他好像为了舞会刻意喷洒的廉价香水,钢琴的旋律接近尾声,女子放开了汉尼拔,那股奶香味追随着羊膻味的男人走了,留下汉尼拔独自沉思,那蔷薇的气息悄悄的攀附在身上,一次次的离开,是什么让男人返回呢?男子好像向着自己的方向走来,他是谁呢?

威尔的朋友经常说他能看到人的前世今生,他也的确能洞察一个人,他能看到每一个人的过去,他对于朋友的邀请很无奈,因为他能看见舞会上每个人的污点,他看到美丽女士华服上的泥垢,也能看到得体绅士身上的血斑,但他从未看过这个人,朋友说他叫汉尼拔,他的身上充斥着罪恶,那些鲜血已经让他不忍直视。他坐在大厅的暗处望着他,那人的过往浮现,他看到一双羔羊的眼睛,盯着他,威尔被迷惑了,香槟洒在腿上,他顾不上擦拭,转身离开,琴声突然激昂,旋律也跟着急促,大厅的男女在血海里挣扎,威尔拨开人群,血雨叮铃叮铃的从天而降,威尔踩着血雨,大厅消失,人群在杀戮中荡然无存。古典都市披上了雨衣,叮铃,叮铃,叮铃铃,叮铃铃铃。在雨声中他无法逃脱。


那是自己此生的伴侣,即使今日自己远离,自己也无法逃脱未来。无知的人们仍在调笑,还不赶紧逃命,在他眼里他们都算不得人。命运,是上帝所不能背叛的,那是上帝的十字架,它血淋淋的将威尔钉上。人们一生追寻他此时的感知,那是补全灵魂的美妙时刻,自己却退缩了。

汉尼拔闭上双眼,嗅着空气里的蔷薇香气,看着大厅的男女消失,只留下了走来的他。他接过侍从的香槟,抬头对着满天繁星,只留下一个他,此生的另一半。他在享受此刻。

爱河永驻,细嗅蔷薇。

威尔走近汉尼拔,“看起来有很多朋友需要你。”“不,我需要的是谜底。”

END

注:私设灵魂伴侣能凭借各自的能力找到对方,最后拔叔嗅到了威尔身上有狗味道,我们不是经常说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吗?故拔叔如此回答。威尔的回答像是一个试探,说威尔的衣服廉价是为体现他在服饰上随意的态度。有点短,祝各位看的愉快。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