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杀死汉尼拔(神父,吸血鬼AU)

黑夜里,蛰伏的是罪恶。

小镇的边缘有一片黑色的森林,常年烟雾缭绕。穿过森林是汉尼拔伯爵的住所,哥特式的古堡。每至满月,月华下的黑森林中一只寒鸦的啼鸣让凡人胆颤,它提醒着小镇的人们,伯爵要离开古堡觅食。在暗夜里,在月白里的人们听到阴风呼啸声,风中鬼泣的树声,沿着伯爵衣袖滴落的水声。




没有人见过他,他们也不能离开这个被诅咒的小镇,他们都是犹大的后裔,子子孙孙被困在小镇繁衍。任由伯爵带走他们,耻辱又胆颤的活着。他们能做的是祈祷,祈祷在月照一片白时,伯爵不会光临。他们祈求神父的庇佑,全然不知在忏悔时,神父窥测到了自己的死亡。在高大的教堂里,巨大的上帝雕塑下,人们对着威尔神父凄惨的,无力的呻吟。等待着威尔神父的宣告,他们是如此的信赖威尔,他们恭敬的低头从不敢直视上帝,作为犹大的子女,祈求上帝的保佑是痴心妄想。但,他们从来就忘了,上帝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他更像是一个旁观者。不认清这一点,无人会拯救他们。




无知的信徒只知道盲目的忏悔,用先辈的罪孽来掩盖自己身上的血。一次又一次陷入轮回。一次又一次听那只叫奇尔顿的寒鸦啼鸣,一次又一次的向着这位痛苦的,不受轮回束缚却遭受良知鞭挞的神父忏悔,威尔神父洞察他们的死亡,内心的灵魂叫嚣着杀死他们,良知和理智将他束缚,他被绑在良知石上,绳子被几欲磨断,他爱他们,他不能对着绝望的人说,我不能救你们。威尔神父深知人们在利用他,因为只有他的教堂是汉尼拔不会驻足的地点,威尔的教堂在满月里总是拥挤的,人们蜂拥着,推搡着,焦灼的将多余的那个人推出教堂献祭。




即使他们自相残杀,上帝仍视他们为子民,威尔神父也不会同情那个被伯爵带走的人,在那人被带走时威尔神父的嘴角甚至在不可控制的扬起,下一秒,他又会谴责自己的罪恶:他们都参与了汉尼拔伯爵对生命的屠杀,他们都在行恶啊!可谁又能杀死这个照着人心的伯爵呢?威尔活了很久了,他自认为自己得到的是光明,他也深知他与汉尼拔虽然从未谋面却深刻的了解对方。





远在小镇的古堡,其余日子里都有美妙的琴声响起,它穿过黑森林,调皮的抚弄着叶子,它乘着风在小镇穿行,在高大的教堂周边跳舞,攀上教堂,溜进窗里,在神父弯曲变形的双手前停下。它抚摸着威尔神父的手,诉说着不带情欲的爱意。威尔神父的泪水滴在他的手上,在他看来那琴声在嘲弄他,他救不了他,只有伯爵才能救他们,在罪恶觉醒,总比在光明里惶恐好。





神父抬头望月,月中一双绝望的眼睛看着他,远方的森林里屠夫又要开始杀戮了,神父幻想着那伯爵步入镇子的场景,他觉的自己与伯爵同样高尚。人们都在等待他们的救赎。



暗夜里,黑色的蝙蝠在人们的房屋飞翔,神父决定不再交出任何信徒。他们该得到上帝的原谅了。那位为自己带来这双手的母亲,那群为了活命的动物。让他有了最好的理由去面对。




月儿很快就会圆了,是时候该了结了。神父威尔在计算时间,进入教堂避难的人越来越多,神父却走出了教堂。他在教堂外等着月亮缓慢的幻化成一双眼,滴落血色的泪水,这是上帝的指示,神父的决定。



风卷起残叶,汉尼拔出门的时间到了,不知第几次满月,他要去寻找那些不能称之为人的食物。他穿过森林里,想起那个在满月里绝望的母亲。她濡湿的头发,以及那美丽又神圣的咔嚓声,汉尼拔未见神父,他知道那声音是神父的抉择。威尔救了她的孩子,却救不了她,那可爱的女人对着汉尼拔跪下,感激的磕头,女人看到了他的笑,那一刻,仿佛伯爵与上帝融为一体。女人渴求伯爵宽恕,她什么也看不到了。





一阵风吹过,她倒下,无边血雨洒落人间。巨大的撞击声响起,一个男人躺在她身边,教堂上沾染着血,神父站在最高处俯瞰,汉尼拔伯爵抬头,为自己之生死枉顾他人的食物不该死吗?神父转身消失在汉尼拔的视线里。汉尼拔知道当神父有这个念头时,就会见他。




黑色的血在月光下温柔的淌着,滴落在汉尼拔伯爵的肩上,他从回忆里醒了,他知道神父同他一样在死亡里窥见了天堂是另一个杀戮人间。他也知道今天他能带走他,他渴慕着神父。他优雅的迈步,走向教堂。走向他的神父。




神父在祈祷,人间像死了一样。静悄悄的。罪孽无声绽放。他听到汉尼拔的脚步声,很轻,很轻像是不忍打扰他。神父残破的双手无法合十。每一次的尝试都是痛苦的,徒劳的。神父原以为伯爵是魔鬼,他曾梦到过伯爵长着黑色的羽翼,向他走来,他就在他的背后。神父无法合十的双手竭力的伸直,他祈求伯爵的死去,同他一道。他听到了伯爵的琴声,在上帝与伯爵之间摇摆。





“我将带你领略人间”。伯爵声落,神父威尔内心的快意升起,罪恶侵袭。他的身前出现了巨大的湖水,旋转着,包裹着水中月。教堂在人们的哀嚎里烟消云散。威尔的使命无存,血迹洒落在河里,水中月幻化为一颗跳动的心。神父消失了,一个无法合十双手的信徒在流泪,他解脱了,威尔要投身于爱河里。





伯爵扶他站起来,两人投入死亡之河,将自己献祭。无声的,永恒的爱离开人间,月光下的血雨,冰冷又炙热的洒向人间,罪恶未止。







END






注:部分借鉴汉尼拔美剧,威尔手的描述借鉴阿尔布雷切特·丢勒的《祈祷的手》,原画是画家为了回馈哥哥对自己的爱,这里是因为一个母亲为了救孩子攥紧威尔的手拉扯而导致他的手变形扭曲,也暗示他内心向汉尼拔的倾斜,也暗示两人的爱情。他向上帝祈祷由神父变为威尔代表着他心中绝对善念的抛弃。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