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寒星

他在打捞什么,在深潭浮动,他在水中凝望着什么,深潭里泛着白色的光,他在拯救什么,任由水从指尖徒劳的流逝,当时,他没有告诉我,许多年后当我仰望星空时才明白。

德拉科      马尔福

学校里有凄惨的夜空,压抑的树林,高的塔楼,势不两立学院,许多次,他们在舞会里那刺眼的笑容折磨着德拉科,大厅亮如白昼,女孩们的耳坠在摇晃中闪着亮光,蕴含着星空,大海的眼睛里充斥着幸福,做作的头发已然散乱,繁杂且故作高贵的裙子在摇曳中如同花朵一样闪耀着
她们的努力都是为了等待一个人,那人从出生起就轰动了魔法界,他的出世是那个人在暴风雨中,将一张白纸被狠狠的打湿,粘黏在土地上,瑟瑟发抖之际,被邓布利多拾起。

德拉科对他,伟大的波特心怀嫉妒,他在这样一个盛大的晚会,男男女女暧昧情愫升温的时刻,忍着恶心,与女子假意的共舞,他的脸上带着笑意,那女子的脸上也充满了期待,他从那女子蓝色的眼睛里看到了寒意,那双眼像深蓝色的幕布,女子眼里闪动的爱意像白色的星星,女子跟随着他在舞池里转动,一双眼让他接近窒息,舞曲是如此的漫长,那女子身上的香水让他体会到绝望,在小溪浸淫下的舞池里,音符在大厅里跳动,追随着在夜晚躁动的男女,敲打着德拉科的心,水流穿过他,冲刷着他身后的哈利。


哈利和女子浓情蜜语,他抚摸着女子的耳垂,女子低下头,哈利看到了德拉科,屋外的寒星透过窗子,漫过他的全身,屋外的黑色大鸟,打人柳在哀嚎,屋内一派温馨淫荡。他的欲火早已点燃,哈利告别了女子,转身走出了屋子,德拉科被吞噬在舞会里,哈利决定独自一人登塔凝望星星,那总让他害怕的真相。



一个人要多努力才能重新回到起点,多大的代价,才能见到永世不忘的人,情虽长,却也好磨灭,理想虽好,却也好放弃。

哈利波特

哈利波特走错了路,他成功了,舞会上得到了金妮的心和这个女人携手一生,他在别人眼里是神,却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睁眼醒来,他的前半生在荆棘小道上迷失了自己,他付出了一生的代价,让德拉科在毕业后消失了




他再也没有找到他,哈利只知道他也走错路了,他们在黑暗里摸索,错失了良机。坠入了成人的黑暗世界。



斯科皮和阿不思已经长大,是时候埋葬那些在黑暗里翻涌叫嚣着不肯离去的幻想了,德拉科是这么想的,他已经成为了疲倦的中年人,在黄昏里壮烈的老去,在野兽的警惕中不甘的走向下坡,他对斯科皮寄予厚望,却又不想操之过急。他确
实想退出了。




他打开了藏在书桌里的一封信,信上是德拉科年轻时的字迹,青涩又苦涩,他抖动着那封信,那信上赫然写着,你甘心吗?德拉科被生活捉弄的晕头转向,信上的字迹也如同他期待的那样旋转,他坠入了漩涡。



我始终没有忘记,那星星让人寒冷,它在战战兢兢中照出人们的心事,在夜空下的焦虑越来越深了。

德拉科




亲吻,略带苦涩的情书,在毫无出路下的反抗,在月光的照耀下这对情人完成了升华,德拉科望向学校的下方,月光铺成的雪无声的移动着,他抱紧哈利,迈向虚无,阳光催逼寒星,日月同时照耀着大地,德拉科一半迎着月光,一半迎着太阳,太阳是如此的耀眼,如此的残酷冰冷。寒冷的星星化作船载着他和哈利,哈利的身体冰冷,他靠近了德拉科,哈利感受到了泪,夜晚逐渐退却,阳光侵占大地。



梦醒了。




哈利醒了,德拉科躺在他身边,哈利嘲弄的笑笑,这又是一个梦,他闭上了双眼。期许梦里的爱河,德拉科也清醒了,寒如水的星星化作了他的银白色的发,他的眼睛,他重新闭上了眼睛,心里笃定这又是一个梦。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