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他梦里寻他

致萨默斯:

未来因为罗根改变了,他却仍在寻找,寻找那个绿草如茵,在梦里朦朦胧胧能看到的学校,你知道的那场战争并没有被改变,它被推迟了。泽维尔学校成了残垣断壁,教授也成了奄奄一息的老人,最后一批变种人在这片土地上苟延残喘。

我们的生存现状令人堪忧,一切仿佛从未改变,一切又天差地别。罗根的生命也到了尽头,他说你还活着,坚持说要在生命最后的这段时间去找你,可我们认为你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人,发黄模糊的照片,教授时断时续的讲述里,我们都拼凑不出你的样子,只知道你的双眼能射出红色的光,你们管它叫镭射。请你原谅我们,我们都觉的你已经不在人世了,毕竟,琴走了,罗根又支支吾吾不肯告诉我们。

教授清醒时,还会给我们讲你的故事,讲你和罗根之间的情仇爱恨,教授说琴像凤凰涅槃一样美丽,你和罗根经常为争夺她吵闹,我们都相信琴是爱你的,罗根也曾爱过她,在她死后,罗根本就是奢望着的她,不复存在,他说着爱琴,手上却是你的照片,他会和我们抱怨你,缅怀你,直到我们叫醒他时,茫然的抬头呼唤你的名字。


他曾对我们说过,他的一个梦,梦中的你试图呼唤他,你在水中央,站在船上冲他招手,他企图泅渡,你却摘掉了眼镜,他企图靠近你,你却逐渐模糊,远离。他醒来后就决定找你,他收拾行囊,离开了他视为家的学校,尽管它现在是破败不堪的,但你知道的,他从来就不是犹豫的人。

你相信吗?暴躁的人到了老年会温和,因为那个让他动怒的人离开了他,他说过找不到你会回来的。


偌大的世界,他要去那里?是繁华的都市,是荒凉的西部,还是寒冷的远方,是燥热的夏天,是寒凉的秋天,还是无人问津的冬天?

他说你严谨自律,一定在芸芸众生中,教授难得的回答他痴人说梦,他气喘嘘嘘,收拾行囊,踏上了寻找你的路。

他固执的在学校里转了几圈,走出了学校,我们都不敢说话,我们知道他会回来的,可我们又不希望他回来。

你是怎样的一个人,罗根说你性情暴躁,行事果敢,无聊呆板,教授说你识大局,有领袖风范。为何两人说的话天差地别?

罗根要回来了,他又会固执的一天又天的找你,你会出现吗?教授说希望你回家。罗根也希望你回来,只有我们知道你不在了。

因为罗根醒来,我们就灰飞烟灭。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