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梦境: 分崩离析的真相

山高月小,水落石出

04   缘在此雾中

神鸦在无名国停息,听着无名国最近的异事,无名国的双生花争吵不休,时至六月,六月花竟起死回生,在血红的太阳下疯狂的生长,血红色的花瓣妖娆的,得意的盛开,它的背面十月花蜷缩着,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与王宫的国王如出一辙。

阳光在与双生花调情,六月花眯眼享受,突然,一个脚印朝向双生花,艳丽的六月花发出哀嚎,他的身体被折断,与他一母同体的十月花得意张狂的微笑,他的目光看向了那只脚印的主人,他仍旧在开拓,杀戮直到王宫门口停下。那人推开了积满尘土和血腥的门,走进王宫。神鸦见状也趁机在那人开门的时候飞入了王宫。

雷神看到了大殿上的三张图,他闭上了双眼,“那很难堪吗?”洛基问他,“不,这三张图的真相你不会想知道。”雷神在大殿踱步,他在思考,同时又在愤怒,他含着愧疚,又无法回答,洛基现在不是神,阿斯加德的事情他不必回忆。

洛基看向索尔眉头紧皱,翡翠色的眼睛里流露出蛇般的邪恶“:我的弟弟在九岁时就死了,后母也发疯了,她死前诅咒杀她孩子的人不得好死,你猜是谁杀死了她?”

“:是你父亲!”索尔回答,他坚毅果敢的脸上满是犹豫。洛基听到答案后,翡翠色的眼睛收敛了邪恶,转而化为另一种绝望。双生花从王宫外,缓慢的爬行,蔓延到王宫门口,挤进缝隙里,在大厅中生长,以不可置信的速度生长着,“是啊,母亲死后,双生花开的一年比一年好,父亲却并没有死去,那个女人死后,那花上星星点点的血迹可不少。”洛基说着,瞳孔里出现的血丝越来越多,双生花的缠绕在索尔身上,攀上他的脖颈,颤抖着,盘旋着,一根绿色的绳子在脖颈上逐渐的收力,宫殿在极速的崩塌,王座上的男人双目猩红,海水快速的爬上了白皙的肌肤,侵占着,走向胜利。“陌生的来客,很可惜,你没有回答我,你的命是他的了。”

索尔仰着脖颈,咬着牙,不时的发出呐喊声,他企图召唤他的武器,双生花海向他涌来,六月花的花瓣,很像洛基的眼睛,索尔与花瓣对视,他迷失了。眼前的红色,犹如他浴血奋战时,黄昏时,敌人流下的鲜血。他这一生行事豪迈,果敢直率,就算以他之力无法挣开花海,在死前能见到那个男人对他来说也值得。他闭上了眼睛。

“洛基,你注定是诸神的敌人,你与他的孩子也注定在你们相爱的时候,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世界树下的智者对洛基说。“诸神的心何尝不包裹兽身,我只愿诸神黄昏后,用我的死换诸神一个交代。”洛基在世界树下,望着智者,索尔的心一阵抽搐,有对洛基的愧疚,也有对耶梦加德的忏悔,他走向洛基,洛基却并没有看到他,洛基只是径直的走,在一座宫殿停下,宫殿里,雷神和西芙在交欢,洛基看向宫殿神情复杂,不一会儿,雷神懊恼的走出宫殿,收获女神沉沉的睡去。金色的头发在大殿里闪着光。

雷神跟着洛基,洛基在雷神的宫殿尽头停下,对着惨淡的月光,变成了双生花,雷神停下伸手抚摸洛基变成的双生花,世界树上的公鸡大叫,与冥间的公鸡相互呼应,轰隆隆的声响传开,雷神看着那朵双生花,世界树下的巨人晃动的越来越剧烈,双生花的边缘近乎透明,雷神想要去触摸,双生花在碰触到雷神手指时,十月花枯萎蜷缩着,雷神想到了他初次和洛基在一起时的情境,他坐在双生花旁,世界树摇摇欲坠。他想同洛基一起死,却没有注意到一对硕大的神鸦抓住了他,雷神离双生花越来越远,在空中俯视它时,他仍妖媚异常,它变回了洛基,抬头冲着雷神招手露出了笑容,温热的液体落在洛基的脸上,那是什么,雷神的泪水吗?

随着一切都回归它本来的面貌,冥间,奥丁消失了,众神之父真正的死去了,他是谁的幻象,不重要了,时至今日,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光明追逐着黑暗,在黄昏时,光明与黑暗交界的时刻,巴尔德尔与霍尔德尔的拥吻,乌鸦在傍晚鸣叫,诉说着失去主人的不幸,雷电交加时那是雷神的怒吼,因为他的女儿海拉不允许他死去,他的心在痛苦的撕扯,他失去了爱人。

END

全文
01冥间:    众神的陨落   
02中庭:     三张警世图  
03死神:      消失的父亲  
04梦境:      分崩离析的真相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