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死神: 消失的父亲

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03    深渊里的恨意

海拉出生在极北,极寒的约顿海姆,女巨人安格尔伯达自称是她的母亲,那个唯唯诺诺来自约顿海姆的女巨人,分明就是受自己父亲所托,直到她长大后来到冥间,她在冥间常听着死者说阳世的事,他们穿过吉欧尔河,铁靴淌着水,九天九夜不眠不休来到这里。海拉无视铁森林划出的血迹,命令在悲惨宫殿的人和神讲述阳间的故事。

她终日在死亡里寂寞着,直到巴尔德尔的到来,奥丁派人与她交涉,她没有释放她的叔叔,她的叔叔,光明拒绝回答她的问题。她便将她的叔叔拋在宫殿后,她用死亡权仗划了一条河,将他放在河对岸。

“我的好叔叔,谁是我的父亲。”

“除非洛基亲口告诉你,否则安格尔伯达是你永远的母亲。”

海拉一日日的等待,巴尔德尔却声称自己发过誓言,不会告诉海拉她的另一个父亲是谁。

赫瓦格密尔泉水泛起哗哗的水声,水旁的霍尔德尔,凹陷的双目看向巴尔德尔被囚禁的方向,海拉和巴尔德尔在对视,霍尔德尔低下头颅。

“我的好叔叔,谁是我父亲”海拉继续发问。

霍尔德尔沉默以对,他被父王流放至此,置身极乐,他统治着黑暗,有权不回答。

“你猜到了。”霍尔德尔含糊其辞。

海拉沉默,“如果真的是他,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海拉怀着对雷神的恨意活着,在极北之地,父亲来看她时,睡梦时总会喊这个名字。她知道,因为光明神的事情她的父亲在阳界受苦,毒蛇的血液浸湿
父亲的皮肤让他疼痛难忍,当西格恩倒掉毒液时,父亲总要来冥间一次,述说着他的痛苦。

巨蟒翻涌,巨狼咆哮,她也从冥间带着一脸煞气而来,她望着耶梦加德杀死索尔,在火光中癫狂的笑着,那是他欠她的,也是他欠父亲的。索尔死了,地上的巨狼失踪了,取而带之的是一个黑发的青年,巨蟒死时大睁的眼睛里有了金色,他也变成了人。

“父亲,大狼和大蛇真好玩,为什么,他们被囚禁在阿斯加德和海里不能来陪我?”

“我一个人在冥间很寂寞。”

“他们是你的兄弟。”

“神怎么能有畜生一样的兄弟呢。”

海拉闭上双眼,在火舌里死去,她的父亲,阿斯加德的谎言神,又怎么能说真话呢。

死去的她,本来就是死亡,她将众神囚禁,逼迫兄弟为她看守,那条河在她心里划出血恨。她放了索尔,要让他知道真相生不如死。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