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中庭: 三张警世图

狂兄与狂弟,不解对花愁。

02    国王的心事

二十年前,无名国下了一场雨,天地一时暗淡无光,雨水里夹杂着血丝,围拢着整个国家,血腥妖娆的贴在泥土上,覆盖在石墙上,缠绕在植物的根茎上,以卑劣的姿态抢夺人心,滋养出一种奇异的花朵。这种花只有一根茎,却有两个花朵,像争吵不休的兄弟,彼此背对而生,向阳的那朵在最炙热的六月开花,开出来的花朵艳丽夺目,向阴的那朵,在凄冷的十月,对着月华开花,她的花瓣低垂,惨白的花色,映出人的心事,热恋中的人总能看到六月生的花朵,心碎的人,在十月对着花朵哭泣,悲伤而死。王宫的双生花是最让人称奇的,在六月开的花总是无精打彩,奄奄一息,在十月开的花对着月光任由毒蛇盘旋。

国王洛基的王宫长年被双生花围住,他一个人住在高不可攀的王宫里,看着那些从他出生起就存在的花,他深知他是不祥之人,他的出生就伴随着血雨,母亲在生产时总能嗅到血腥,无边无际的双生花簇拥着母亲,杀死了她。在他十岁时,一位智者来拜见他的父王,呈上了三张图,智者和父王在王宫里密谈时,洛基在双生花旁,掩埋了他同父异母的弟弟。继母不见了孩子,穿过双生花丛,迎着炽热的阳光,疯狂的奔跑,洛基在她身后咯咯的笑着。继母崩溃的大叫,双眼迸出血红的泪水,阳光刮过她的身体,她死在了六月,以鲜血灌溉那些花儿,她在死前向神明发誓,害死她孩子的人不得好死!

国王看到了一切,知晓了一切,他给了洛基三张图,如果洛基不能解开那三张图,他必须在每年为自己杀死一个人续命,洛基只是冷笑,从此无名国的人民,终日惶惶不安,到了十月,双生花更是开遍了整个王城,在凄情透明的月光下,向阴而生的花疯狂的吸噬着血液,向阳而生的花朵一点点枯萎,十月花开的美丽,在六月花的枯萎中,生命也渐渐到了终点,六月花的衰亡,撕扯着十月花,情人携手走向了消亡。

王城的人在减少,国王洛基枯守着王城,重金美人,等待着有人能解开三张图,一天又一天,无穷无尽直到他死亡。王城里流传着他的故事,他的名字注定不会被人忘记。

“年轻人,逃吧,逃吧,残暴的国王要杀人了,金山美女下是流血的深洞,坠落后就再也回不到人世了。”

“年轻人走吧,走吧,残暴的国王露出爪牙了,他与海拉签订了死契,他脚下的白骨成千上万。”

城里的老人劝着渴望财富,心怀贪婪的人,那些人绕过阻拦的好心人,前往王宫,绕过在月光下柔情又残酷的双生花,来到王殿。走进王殿看着国王悬挂在大厅的三张图,图一画着一头狼,一条蛇和一个女人,图二画着门外的双生花,图三画着国王在偷窥一对陌生的男女交媾。

应试者看着三张图,冷汗直流,倒退着,倒退着,期望着逃跑,此时的财富,美女如同过往,王宫也幻化为巨狮的血盆大口。三张画消失,王殿上的国王阴险的笑着“:我最讨厌说谎的人。”

一阵惨叫后,王宫又恢复了平静。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