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红蜘蛛

伪作家铁    学生虫七章八章
七    对雨
“皮特,你为什么在这?”

“托尼  斯塔克先生,我造了一艘船。”年轻人兴奋的回应着,带着躁动不安,大雨浇湿了他的欲火,贴上他的脸颊,亲吻他的泪水。

“皮特,你疯了!”托尼    斯塔克双手插腰,看着眼前用木棍拼成的船,看着潭水中的皮特,“我,是个骗子,醒醒吧。”

“我不知道什么是责任,梅信任我,将你交给我,我将你带到这座山而不是好好的看着你,是我的失职,你是我的责任,孩子,你懂什么是责任吗?。”

“斯塔克先生,求你了,我不想提起这件事。”

“闭嘴!皮特,如果我失去你,我作为一个成年人,我将活在自责与愧疚中,我无法原谅我自己,我不能一错再错!”

“........”

“斯塔克先生,可以陪我来船中坐坐吗?”皮特将船靠近岸边。语气中带着怯懦和那个年龄不肯低头的强硬。

斯塔克,在雨中安静了,心无旁骛,他站在那里,像一棵树,在雷电交加中挥舞着双臂,又无力的推阻。身在自然的母体中却身不由己。

侧躺在船上皮特感觉到船上一沉,心中窃喜,只要托尼来找他,一切都无所谓了,托尼面对着他,表情僵硬,手不自觉的抚摸皮特的脸,年轻的躯体,雨水让他的衣服贴在背上,他的眼角带着温热,小船在风雨中飘荡,雨水如注,不知两人要飘向何方,托尼的头发上滴着水,他看向皮特,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你,很美。”托尼对着皮特说。

皮特看向托尼,眼前又浮现那个梦,层层雨雾中托尼的身影逐渐清晰,“原谅我无法诉说我的爱意,因为我已经老了”。托尼划过皮特的脸庞,皮特凑近他,混合着雨水,两人胶着在一起,和雨水融合,在这天地之中。

皮特,原谅我老了,我无法诉说了。

这里是天地之间

只有你我。

我将于明天离开,

你且自收拾行囊

我将于明天离开

你且自走吧。

我将于暮年离开

你且自年轻

你且自离开

风雨已知

“皮特,我有告诉过你,我的事吗?”
“那座坟墓吗?”“皮特,这个夏天后,你我不会再见了,你也很难找到我。”“斯塔克先生,我不会找你。除非你愿意告诉我。”皮特回答,他看到对面的托尼逐渐虚幻,消失,留下他一个人在船上,皮特坐起身,托尼,坐在病榻上。他也早已
而立。托尼看着他,病床外,绿色的落叶沾上缕缕黄色,托尼望着他,“人生来难以预料,因为误诊我又多活了这些年。”

“托尼。”

八   夏日终章
皮特坐在空荡荡的病房里,拿着托尼的日记本。

“呼呼,皮特,上帝给我开了个玩笑,我以为我会死的,他却罚我活着。”

皮特翻开托尼的日记本,上面记录着托尼暮年的生活。

“皮特,你可以告诉我,你我为什么如此,因为我是信徒,你是天使吗,你来接我来了吗?”

皮特抚摸着日记本的文字,眼角泛泪,那些滚烫温热的字迹上,让他想起托尼,痛不欲生。他颓废的站在病床旁。

“皮特,新生与死亡,我与你,时光残忍又宽容,我还记得,夏天那座山上,你我在船上飘荡,不知道要去那里。”

“皮特先生,打扰一下”。

“滚,”皮特大喊,在托尼的病床上蹲下身,小声的啜泣。

“皮特,我爱你,虽然这对我来说难以说出口,”托尼抚摸着皮特的头发,给予他安慰。“皮特,四月的雨,搅动着颓糜的花朵,给予他血的渴求。”

整个房间响起皮特的嚎啕,让人纠着心,压抑的他回到年少时。

“皮特,感谢主的恩赐,你看蝴蝶飞过来了,你还记得吗,那年夏天,蝴蝶没过车身,白色的玫瑰散漫在夏日,绿色的叶子逼迫着,颤抖着变成了黄色,它就要离开了。”

“托尼,托尼,托尼,”皮特喊着托尼的名字。

“我不残忍,呼呼,和煦的光,照着我像向日葵一样,对着我无精打采的微笑,呼呼,我后悔了,没能早些遇到你。”

皮特打开窗帘,阳光照进房间。

“呼呼,呼呼,呼。”

“呼,呼,呃呃呃,呃,呃呃,呃。”托尼挣扎着流泪,他还想说什么,死神的镰刀,已经蠢蠢欲动。

“呃,”托尼攥着皮特的手,皮特感觉一紧,他感到痛苦。

“呃!”托尼松开双手。他再也看不到了,他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

托尼的日记,静静的躺在床上,皮特恍惚中看到“皮特,向前走吧,永远。”

夏天,终究还是过去了。

后记

本来想更长篇,后来才发现,中篇适合我,写完后带着解脱感,我可能有些想法没有表达,我写这篇文章已经尽力了,我始终相信,文先为悦己,后为悦人,写完他,我想要安静一段时间,在这篇文章里托尼始终顾及自己的年龄,皮特也在最后理解了他,无论怎样,他也从一个少年成为了成人。

END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