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红蜘蛛

伪作家铁      学生虫
五     残梦时
一个老去的灵魂,不论风度翩翩还是潦倒不堪,
你在他面前的一切都无关紧要了,可若他开始就留给你苍老的剪影,你应该庆幸,面对你,他至少有零星的年轻。                                         
  皮特 帕克      
                                             
皮特的眼里浮现着自己荒唐的想法,他来到这里,初次看到这座山时,感到古怪,渐渐的他发现了后山脚的水潭,在青草的掩映下,呈现古怪的绿色,水让一切都静止,只剩下他与托尼。托尼站在他身后无言。两人之间,徘徊,徘徊。

“颓败!”托尼不满的嘟囔着。皮特听到他的话,笑了,事实上这世界上的大多作家面对风景时,会凸显自己的才华,所说之事,所说之景无不与自己的心境有关,他认为托尼的颓败两个字说的是托尼自己。

托尼是个成功者,他拥有财富,看的比其他人远,皮特无法安慰他。托尼站在身后让他根本就无暇思考,皮特的腿向左边迈一步,托尼的手自然的搭在他的肩膀,“小子,我来时,你还没来呢,可那又怎么样,夏天很长,长到,秋冬所不及。”

“托尼,如果夏天都无聊,那就你这一生都是冬天。”皮特小声的反驳,“什么?”托尼反问皮特,皮特没有回答,皮特的心中有更大的疑问。他对托尼产生一种自己都为之罪孽的心情,他高兴的是托尼对他有同样的感觉。

皮特转身向后,托尼的眼皮跳动剧烈,头皮发麻,托尼手迅速的向前推去,皮特整个人被推入水中,皮特的头发湿透,皮特挣扎着,托尼伸出手,皮特抓住,托尼将他拽上岸。

阳光透过层层的树叶,风声柔和的抚过两个各怀心思的人,托尼咳嗽几声,面色不善,“我和梅是老相识了。”被树包裹着的水潭发出清脆的响声,一颗石子投入水中。“前半生,梅知道我有多荒唐。”树叶落了一地,皮特将叶子捡起来,撒向河中。托尼试图抓住皮特的手腕,被摔开了。

少年向前方跑去,托尼独自留在原地叹气。自己果然老了。

........

白天黑夜反复交错,皮特和托尼也很久没说话了
皮特总是漫山跑,他看到了前山山腰的坟,看到了后山的树林,看到了山顶的日出。托尼只喜欢在傍晚时分,点着香烟,想着都市的靡靡之音,自己年轻时在一群所谓朋友间的左右逢源,曾爱慕一个女孩,太过轻易的得到,让他几乎忘了她,他中年时和一个男人逢场作戏,到最后,那人想要杀了他。在夏天绿色的叶子代表生命的脉络,红蜘蛛却谋杀他。无情的夏天,旧叶老去,新叶催逼。

绿色的的叶子掉落在皮特的脸上,他只能任由那种感觉无疾而终,他不过借助了托尼暂时的逃离,逃离梅,逃离一成不变,他厌倦了,轻信托尼的话,那个让他躁动的托尼,那个骗子。只要看着他的眼睛无论多愚蠢的话,他都相信,他发誓,回到家后,就忘了他。

石桌在皮特的身下,皮特不懂他们为什么总把他当做孩子,梅姨的关怀,托尼的若即若离。他对托尼的亲近也是被他在此想法下打压的。托尼明明很喜欢自己,还送了他自己的西装。皮特想不明白,又隐约懂得,托尼对自己是害怕加生气。

托尼害怕什么呢,皮特思考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石桌的边缘。他掉下去了。皮特想要起身,石桌底部的一行字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当我拥有一切时,我以为理所当然,我以为我就算我失去它时我也无所顾及,当我的家人朋友离开时我才发现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当我离去时,我想对他们说一声抱歉。”
    托尼 斯塔克                                               

这不是托尼朋友的坟墓吗,为什么上面写着托尼的名字?皮特看着墓志铭皱起了眉,皮特的内心产生了不安。心里的声音在叫嚣,也许,一开始,托尼就是个骗子。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