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红蜘蛛

伪作家铁    学生虫
三    心坟

车一路向前,划过城市的热浪,划过油腻的人群,划过金色的麦田,天也在行驶途中暗下来。

皮特一直看着窗外,他在初次遇见托尼时,觉的他的眼睛像一种颜色的泥土,雨下时,会散发出潮湿的,清新的,安抚的气息,可当你看久了,就会绝望,托尼干涸的双眼里,隐藏的是另类的哀伤。皮特不知道他这样想对不对,他看到托尼有些害怕,不敢去相信托尼。

托尼沉默的开车,他此时没有意识到皮特的感觉,他沉浸在自得中,今天中午时分他还看到铺天盖地的蝴蝶扑向他的车,在托尼看来那像是一场送葬,一群天使光裸着身子为他送行,在阳光的照耀下,白色的蝴蝶像玫瑰一样散落,车窗发出亡音。托尼不由的想起自己,人生如同梦一场。托尼格外的羡慕皮特,这个被自己骗来的孩子,处在这个年级的孩子大多的烦恼在他这个圆滑的中年人看来都不值一提。

托尼看到车窗外的蝴蝶,油门却踩的飞快,进行着一场烈日谋杀,他兴奋的动作让当时坐在后座的皮特打个寒战。当然,托尼当时这么做是为了扫除心里的阴霾,皮特将托尼的行为看在眼里,他看着逐渐暗下来的天,握紧了拳头,盯着托尼。思虑良多。

托尼是梅姨找来的,皮特觉的自己应该信任他,可他看着托尼不同于中年人的疯狂,皮特觉的自己的心里没有一条通路告诉他该怎么做。

“我的那个朋友做了最不该的事,他应该竭力的隐瞒自己,在他的家庭里,宣告真相是在送命”。托尼的话语打断了皮特的思考,皮特抬头,不知不觉间,他们离一座山越来越近,“他在世时就让我陪他,他死后我让人在山上盖上木屋,这个夏天也算是了结吧。”托尼绘声绘色的加上一段故事,以增加故事的真实。

“那,你你为什么晚上来看,还有你没有告诉我,我要住一个夏天,我要告诉梅姨!”皮特不自觉的加上颤音,拔高了声调。

“皮特,你是忘了我们的秘密了”托尼故意提及皮特的事情威胁他。皮特还没有反驳身子向前倾,听到了刹车的声音。

托尼打开车门下去,皮特不想一个人留下,只好随着托尼下车。

天漆黑一片,山也不是很高,凉风吹过,皮特追上托尼,和他一起爬山。

“托尼,你相信人死后会化成灵魂吗?”皮特问托尼,托尼不回答他。

夜里的山上很凉,皮特的心里很不安,他生怕托尼停下,呜呜的风声,让他定不下神。托尼快步的走,突然停下,皮特一不留神撞上他,赫然发现左手边停了一座坟。

托尼眼含哀伤的看着,皮特还注意到坟边躺着一张桌子,他喘口气,坐上去,缓解紧张。

“皮特,你坐上我朋友的坟了。”托尼提醒。

皮特一惊窜下来,他像魔鬼一样看着托尼,“你为什么不怕?”

因为,那是我提前给我造好的坟,托尼在心里说。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