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红蜘蛛

伪作家铁     学生虫
二   暗流
托尼看着梅的车开走,眼里涌出一丝放松,他明白,自己的时间也仅是这个假期,他这一路走来,永远到最后只剩下自己。

前几天,他的一个朋友告诉他,他的时日无多,那朋友略带嘲讽的看向他,也难怪,他活的确实太没意思了,爱人在年轻时离开,只因为他的荒唐,同样的,老爷子在世时,对于他们这些子弟来说是寻欢作乐的理由,托尼的父亲允许甚至默许他的享乐,是他得以在小岛上悠闲生活的基础,可,他从来不是一个幸运的人,他在小岛上过了几年,老爷子就被人杀害了。他不得不回到文明世界,在城市里虚度光阴。

他此时想在生命终结时给自己放个假。他却不想独自一人。他看着窗外的刺眼的阳光照在他棕色的眼睛上不由睁大眼睛。

“斯塔克先生,虽然你是我的临时监护人,但我不需要你来管教。”皮特怀疑的看着他,语气里充斥着不善。皮特明白这位客人从来不是来做客的。

托尼听到这句话不由的露出了嘲讽的笑,这个孩子很聪明,但容易聪明反被聪明误,他决定给他一个教训。

“孩子,你的好梅姨不知道你是gay吗?”托尼故意反问。

“你怎么知道?!”皮特迫不及待的问托尼,下一秒,被成功惹怒,他反应过来,托尼在试探他,他自己愚蠢的在问的时候给出了答案。

皮特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自己有特殊的爱好,他不明白的是,托尼怎么会在短短一天里知道他喜欢的是.....

“孩子,别尝试掩饰痛苦,有时候痛苦无法掩藏。”托尼观察皮特,看到皮特有些愤怒,但,更多的是好奇,他决定留下一个似是而非的回答。同是拋下一个重磅炸弹,“我带你去看一下我的另一个朋友,他和你很像,敢不敢?”

皮特听到托尼充满挑衅的话,在托尼的期许下上钩了。

“我去!”皮特颇为不耐的说,他丝毫没有看到托尼的挑眉,和得意的笑。

托尼介绍,他的那位朋友住的很远,必须坐车去,皮特怀疑的看着他,托尼看着皮特一边收拾屋子一边却表现的有些犹豫。

托尼没说什么只是帮他一起打点行李,皮特的动作越来越慢,他后悔一时之勇,又不便毁约,他看出了很多疑点,一时后悔自己的鲁莽决定。他从一开始就不信任托尼,皮特觉的托尼的身上带着成年人的沉稳和孩童的幼稚,托尼极其危险,皮特想拉开距离,自己却给自己开了个玩笑。

托尼在收拾皮特的衣服,没由来的一阵寒意,皮特不知什么时候停下看着他,托尼看向皮特,那双蓝色的眼睛让他有些心虚,托尼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皮特。

托尼明白,那孩子是彻底的不相信自己的荒唐故事,他很快镇定心神“:我的那位朋友不见也罢,其实,我是一名作家,那位朋友我曾写过书,”托尼说着脸上露出悲伤,他看到皮特的脸上有些动容,心里不禁有些想笑,面上托尼故意的保持了沉默,过了几分钟流下眼泪“他,因为压力和人们的非议死了,如果活着今年才二十多岁。”

托尼说着,下楼从客房拿上来一本书,皮特看到书名,上面赫然写着死水的故事五个字。

他的疑问解了一半,托尼“乘胜追击”的说“:我想去看看他,你......”

皮特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托尼拍拍皮特的肩膀,皮特收拾好行李和托尼下楼。

到了车上,皮特问托尼,“你也是吗?”

托尼一愣,点了点头。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