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无端呻吟

哈利波特系列AU
原著属于罗琳,斯阿党是我(不分攻受)

一    人间疯客
衣衫褴褛,行走世间,在乱草中行走,在绝境中寻找太阳,呕出的是死亡,看到的是苍凉,生逢黑暗时代的末端,被誉为新光明的他们,父母在大乱中有幸得以不死,却实实在在的累了,父辈恩怨分明,他们看到的却是新世界的绝望。




“:你们都笑我,笑我是尊贵的救世主的儿子,一身蛇皮,你们区分麻瓜与魔法师,隐于一个麻瓜所不能及之地,所做之事与麻瓜如此相同,我们都源于一个祖先,麻瓜分黑白,我们分纯血与杂种,我所做的不过是以牙还牙,我是疯子,恳求你们把我放在麻瓜的地界,生死不见。”阿不思用魔杖指着众人,虽二十出头,发间已经沾上了白丝,顺服的刘海下明亮锐利的眼镜里射着绝望,他要杀了这群道貌岸然的人,血债血偿。打人柳在他身后静止,黑色的鸟,在他的头上盘旋。犹如当年,他与斯科皮在柳下谈天说地的情形。

 



他在那时不过年少,他和斯科皮是坚决的麻瓜生活簇拥者,这群人长年流浪麻瓜世界,
离经叛道。新光明世界的人们在巨大的快乐中又惶恐不安,这世界光怪陆离。



阿不思与斯科皮相遇是魔法世界畸形儿的诞生。
阿不思是纯粹的诗人,我们都知道诗人是理想主义者,这世界需要务实的人,他快到毕业时才见到斯科皮,在他眼里斯科皮的父亲德拉科把他教成了贵族,他本应昂着不可一世的脑袋,用蔑视且傲慢的眼神看着自己,阿不思不解,学校为什么会安排斯科皮与之同宿。






死敌,同校,同分校,现在又要同寝,阿不思是不屑的:老一代的人黑白分明,新一代的光明黑暗模糊,他早就听闻斯科皮在学校因为德拉科,纯血一族因为那个人在战后收敛不少,所以初入斯莱哲林是战战兢兢,到后来看着格来芬多将黑白划分的干干净净,他只是看到了一个轮回,他对这座学校是绝望的。阿不思对学校绝望,自然对斯科皮无感,他讨厌的是那些嚼舌根的人。最后一年,他还要忍耐他们......





为了寝室事宜,他只能站在走廊上,等着斯科皮,看着一群正常人对他指指点点,听着他们强加的“荣耀”。







“:那个人不是阿不思吗,听说,他入校时选的是蛇院,明明狮子才适合他。”






“听说,他呀,看着生于狮群,实际上是一头蛇。他在蛇院的评价可不高。”




.......





人群中一人踏着流言而来,同在蛇院,父辈的恩怨,彼此的尴尬与疏远,使得斯科皮不得不考虑与阿不思商谈。






马尔福家的冷漠少言,金色发色,不可一世,让阿不思认出了他,如果说阿不思对他认识在之前为马尔福家的新魔药师,那么此刻,他就不再会这么想了。





阿不思从他身上看到了同类,疯狂而又清醒。



二    旅途寻诗

“斯科皮我不想走了,我们在月中寻找光明,在光明中寻找黑暗是为何?”阿不思看向斯科皮,斯科皮拨开密密的杂草,没有回答他,两人在大雨中,泥泞中,前行。不知何方是路。




雨水,湿了阿不思的头发,犹记少年时,阿不思也是这般永远在斯科皮身后,那时谈不上爱,论不上恨,德拉科对两人的往来时冷静又厌恶的,救世主是暴躁又无奈的。斯科皮他们在两人的危险地带跳舞,那时斯科皮带着阿不思偷偷的行走在麻瓜世界,一晚上都在看星星,寒如水的星星。






斯科皮从那时,就对魔法世界的一切束缚产生了怀疑,他看到的是一个另类人间。他的诗描绘的是另一出人间。







会动的生灵,以另一种形态死气沉沉。
红色的,绿色的。
庸俗的在白天涌入
黑色的蛇在黑夜里响动
寒星高挂
灰色的雪带着血
赤裸裸的降临
高塔凝望
一片原野
血水人间的画
自此浮现。









斯科皮在写这首诗时,阿不思是不解的,在阿不思看来他是迷,是鬼,是与自己无时不刻,又渐行渐远的人生过路客。与他的认识,是永远的雨季。







“阿不思,你认为雨来了吗?我们生逢人间,也是无奈,在未出走前,我活在一个囚笼里,出了来,才发现那里不是地狱,人类社会,魔法世界的秩序是我等所认不清的,我还记得父亲在成为斯莱哲林时,抚摸着我的领带,我的眼里只剩下一条蛇盘旋在我的领带上。”斯科皮走在前面,雨水并未阻挡他步伐,阿不思渐渐跟不上他。







“斯科皮,斯科皮,”阿不思喊着他,生怕他回头问他,他看着风雨中的斯科皮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只得负着泥水,奔向他“:你知道我为什么选了你,我累了,我要回到你所说的人间了,我只能看到循环。”





我只能看到
一切如旧
太阳下山,月亮悬挂在天
一切新生
雨水过后,生灵复苏
我只能看到一片绿色的湖
坠入你,我失去你的灵魂
我是死水,是树上的果实
我已经是你的负累了吗?







阿不思在摇摇晃晃的奔跑中,回想起斯科皮的诗,一时间,电闪雷鸣。他看见魔法部的人。






他大彻大悟了,他看着斯科皮被带走了,看着斯科皮反抗,最终倒在血雨中,异教徒远胜于那个人。





人生无自由,或有自由,魔法世界的人,麻瓜世界的皆如此,庸俗的世界,可我仍抱有希望,一片原野,花开一片。





三   光明世界

“不!”耳边是母亲撕心裂肺的声音,旁边是茫然的父亲,他们经历过纯粹的,不明的,爱与憎。
他们是英雄,同是被推上光明台的眷侣。





阿不思看向他们,对着斯科皮的父亲说“:他曾我对你说,你身在泥潭,他无力救你了。”阿不思看着德拉科愤怒又嘲讽的笑,他看见德拉科身后的泥潭像眼睛一样看着他,他看着父亲身后那个更大的泥潭笑了。


“斯科皮,我不随你的灵魂去了。”

 






END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