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红蜘蛛

伪作家铁,学生虫 

借鉴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但故事大纲有所不同,因为是第一次写长篇,所以我没有信心更完,时间不定,谨此,将拙作奉上。

“:比起你年轻时的样子,我更爱你现在苍老的容颜。”peter望着镜中的另一个人,他现在躺在病床上,靠在枕头上,扭头看暴雨过后,被阳光照着的一抹绿,淡淡的回复“:可我确实老了。”病榻上的老者竭力的转向病床左边的镜子,随着老者的转动,peter深感无力,看着镜中老者逐渐模糊,镜子漾起一圈圈水纹,那个盛夏时光浮出水面。

peter一直和梅姨生活,他们生活在城市的一角,
他总是梦见一个男人,隔着水和他对望,他看着水中那个模糊的身影,感到压抑,他的灵魂在缓慢的抽离。他一点点的脱离了身体,一步步的贴近那个神秘的男人,他的身体是一座壳,他盯着那个男人,竭力的找出答案,当他开口时,当他竭力的想要穿过那层水面时,他醒了。梅姨坐在他的身旁,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peter,还记得我和你提过的那个人吗?他是你叔叔的朋友,来这里有要事,但我在这个暑假没空去照顾这名客人,你能不能...”

“:梅姨,我.. ”peter无力的回应,他紧锁着眉头,较为夸张的摆动着肢体,他的头随时准备摆动,整个人都表现了不情愿,他的反抗被梅姨看在眼里,梅姨的眼状似无意的看向他,眼里含着无奈,peter看向梅姨,他的内心有了一丝退让,他无法拒绝梅姨。

梅姨看到他坐直身子,整个脑袋却要缩进衣服里,他下意识的闪躲梅姨,他用手盖住自己的半张脸,冲着梅姨笑笑,梅姨缓缓的站起来退出了房间,她走出了房门,回头关上。

peter对着空荡荡的房间,目光空洞,他回忆起那个男人,穿上衣服,这时,刹车声在楼下响起,peter拉开窗帘,向下望,而一名四十多岁的男人在此时,抬头。

peter的头开始疼痛,他分明记得自己在哪里见过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梅姨走出门,引着男人走进门。“:peter!”梅姨的喊声传来,peter下楼
看见了男人。

男人脚步声回荡在房间里,他刻意的回避了peter的目光,他知道peter在下楼时在看他,男人却只是越过梅姨的肩膀看peter,在他眼里过于莽撞的年轻人。

他已经快到知天命之年,这个年龄的男人,即使浪荡,也很难有年轻时的疯狂。在这样的认知下
他并没有理会peter,反而跟着梅姨,找到沙发坐下。

他颇为自得的和梅姨寒暄,获知了,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是peter照顾他,他皱了眉盘算着,没过多久后他便松下来,如此这样也好,干扰他的因素也少一部分。

突然,强烈的注视让他从思考中醒来,他抬头坠入了一片蓝色的海洋。

这让男人心中产生稍纵即逝的迷失感,紧接着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你好,我是Tony  stark。”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