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

邶风


余晖

威尔不自主的被祈祷的人所吸引,他轻轻的走到窗前,看着汉尼拔,眼角带泪,他颤抖的触摸着他,摁压着他的脸部,他所求的是什么,威尔的指尖游离在汉尼拔的侧脸,缓慢向下,感受到的不是人体的温热,而是另一种灼烧。不同寻常,那很烫,又很冷,他刻意的昂起头,抿紧嘴,眼神里带着可怜的正义,或者是兴奋,汉尼拔俯视他,眼里看不到任何动作,他的嘴脸是玩味,他看到的是整个威尔,认为威尔这样做无关紧要,整个昏黄的光挤进屋子侵占着这里,他笑了,:“整个复兴主义,不会关注细枝末节。”他的皮肤更加的灼热,在这句话之后,威尔看着他,看到水蒸气在汉尼拔的全身围绕像绳子,像白色的蛇,汉尼拔整个身体滋滋响着,威尔的眉头紧蹙,冷汗涔涔,他被迫放开了汉尼拔,恍惚间,他看到一个男人登上了楼梯,他的手里拿着一把刀,他的目光坚定,肌肉鼓胀,青筋暴起,当他步步逼近汉尼拔时,威尔的眼里他是一团模糊的,那绿色的鹿角似乎在汉尼拔的身上瑟缩着,那男人轻而易举的掰折了它,汉尼拔对着威尔无声的,那男子对着汉尼拔:“你是一道盛宴。”男子的呼吸对威尔来说是熟悉的,如同滴落在地板的血一样,渗到了威尔的血液里,威尔刻意的低下头,男子感受到了他的兴奋,整个房子晃动,家具也都带上了两个影子,汉尼拔是饕餮他的镇定在威尔的意料之中,可威尔终身也忘不了今晚了,汉尼拔的手紧握着,那男子扼住汉尼拔的要害,汉尼拔手中那若隐若现的刀叉却是放松的,他贴近食人魔的耳边,嘴唇翕动着,汉尼拔望向他,眼里几乎是破碎的,桌上的咖啡杯被他因为听到消息的惊愕的大幅度动作打翻,汉尼拔看向威尔,金色的头发散落着,如同他的主人一样,在过多的斯文动作里掩饰着什么,汉尼拔缓缓的,平静的,整理了男子的衣服,在他柔情的对视里送开了他,双腿,背部,向后仰,他的身上插着一把刀,威尔明白他的痛苦,那男子的目光,一直望向了远处,望向了威尔,威尔觉的自己被男子盯着,脸上松弛了很多,他感受了男子的细碎的悲伤,很淡漠,他回头,在落日下,一座坟墓,灰色的坟墓,苦涩的哀立。

 








 “威尔,那只是无关紧要的人,罢了。”汉尼拔的语调平缓,柔和,只带着他少有的柔情,“汉尼拔,”威尔的蠕动的嘴唇和他犀利的眼光难得的糅合,一切都不同了,一个声音响起,威尔的全身摇摆,汉尼拔的灵魂浮动不定,疯癫的女人在楼下没了声息她丈夫的嚎啕,在响动,汉尼拔的舌头抵着嘴唇,他在渴望红酒的味道,威尔的身后,女人的灵魂附着在威尔的身上,河水流淌,它在遇到石头的阻拦时,激烈的,咆哮着,企图一望直前,在坚持了许久后,徒劳无益的转身,虚荣的高唱又在激昂中藏着,它的整体是平静的,只有周围的草木感受到了那渗人的冰凉。冰凉的威尔,让作为草木的汉尼拔不寒而栗,两个的眼中冒出的火焰,看不清真假,灵魂的试探犹如河水,两个都在小心翼翼的在各自的领地中抬头,不敢妄动。汉尼拔收拢着双腿,小心的绕行,太阳仍在,河水流淌。骨头咯吱咯吱的响动,诱人的热,和冰冷再一次的转换了主角。

 







 他们踏出了房间,却踏不出彼此的界限。

 






 高歌凯进,在落日中,在背叛中,在亲吻里。在恨与爱并存的世界里。不同的是,汉尼拔独自踏出房间,而威尔的心还停驻在那里。两人不得不分开,:“我永远不会再找你。”威尔疲劳的,厌倦的说出这反复雷同的话,汉尼拔望着他,一道绳索在彼此的脖颈缠绕,活生生的拉扯,威尔不停的拉动着绳索,汉尼拔也轻轻的挠动,他们的动作幅度太小了,这只是隔靴搔痒,汉尼拔松开了威尔的绳索,他不忍这样,可威尔的心链仍在他的手里,他紧攥着,威尔没有发觉,因为他渗汗的手同样握着汉尼拔的,彼此在落日下,虚情的告别。威尔朝向沙漠里走。汉尼拔转身到了民宅。他嗅到了向日葵和桃花的香气。他看到了完美的,洁白的纯粹的艺术。

 






 他走入了民宅的一处房间,在尘埃里摩挲。可怜的画家在揣摩他的“初生。”蓝色幕布下的疯狂,娇嫩的粉色,被铺上了祝福,像婴儿的肉体。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