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

邶风

人间地狱篇

  

  楼下的笑声冲淡了威尔和汉尼拔,风吹散了女人的稿纸,四散的稿纸里夹杂着灰色的线条,它的背面是死灰,正面的铅字在麻雀的讽刺的言语里越发的恶毒,麻雀嘲讽着伦纳德的行为,黑色的眼睛看着汉尼拔,他挺拔的西装上出现了破损,威尔并没有发现,他的的眼神逐渐的空洞,越来越透明,黑色夜里的星影,带着他的仰望,他藏住了只有骨头的手,目光倦怠。楼下女人和她的伴侣停下了话语,他们在黑夜里消失,威尔听到了他们,而汉尼拔听不到,事实上,他们身处一片荒漠,而汉尼拔想说什么?威尔的眼里仍是窗,河,听到的是女人的笑声,他怀念他的女人们,只有淡淡的情绪,他更怀念的是一种控制感,匍匐着向前的感觉,他想控制汉尼拔,而汉尼拔的喉结滚动,他忽视了消失这个话题。

 







他为威尔制造了一个世界,他和威尔,他的衣衫破损,憔悴是他凹陷的双颊,他已经顾不得了,因为他还不知道,不知道那件事情,他在茫茫人海里遇到了他,他在安静无声里,窥见了他,他理解他,抚慰了他婴儿一般的渴望,威尔在哺育他,雪一样寒冷的哺育,在白色的,寂静的天空里,威尔散落雪,他在公路上仰头,接受他,他轻易的清洗了他,汉尼拔伸手接住雪,他也在清楚他想要威尔毁灭,雪因为他的体温融化和他同为一体,可威尔从不知道,从不知道。汉尼拔给了他全部。

  






事实上,是威尔浇筑了汉尼拔,始于他,他放开了,凝固了他,威尔以为汉尼拔不想要家庭,他为了汉尼拔去尝试,汉尼拔为了伪装成花朵,捕食他,威尔说着不想要他的爱,在奔命的途中却沦陷了,威尔觉的自己是可怜的丈夫,他沉浸在戏里,不愿醒,汉尼拔说是带他看地狱,他自己就是地狱。他看到的是反反复复一如常的生活,是厌倦了的惩罚,威尔不能确定他爱他。

 







 肉体交和于无味,是占有,是心里的晃动和忽闪忽灭,是无意义的嚼碎,咀嚼,是他在台阶上的等待,是反复的坠落,是红色世界的充斥感,他累了。这场持久的游戏中,他付出了所有。威尔感受到汉尼拔在抚摸着他,他累了,他也许是累了,感受不到肉体的温热,只能感受到肩头的厌倦。

  







人间太苦了,汉尼拔看着那些事情,他渲染着正义的真理,想个孩子,在黑暗里潜藏,黑色的眼珠闪闪发光,手骨是黄色的,那些黑色的血迹怎么也洗不掉了,他的西装笔挺,活气神现,他的爱,是何时?他所思的是这世间的芸芸众生不是他。他被吸引,明亮的,窒息的,一时间都冲向了他。威尔不想问,他想他能远离他,这样彼此都是安全的,他们是互相的,连体的,今天,明天都要相互问候,威尔想忍着不去寻找他,那是致命的。那一夜,那一世,太苦了。

  





威尔在怀疑的时候,汉尼拔望着风吹进沙漠,他看到了虚无,人生的缥缈,他的灯熄灭了,他的一生没有什么好忏悔的,所言已尽。汉尼拔的一生都在求道,求圣洁的理,他求到了威尔,太迟了,靴子压过落花,枯枝,残叶,败土,他的人生完了。蝼蚁一样,密密麻麻爬在时间里的人,他了结了的食物,和他一起渡完了一生,在水里,一生完了。

  






无数的人,发出声,无数双手,在空中,祈祷他的死去。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