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噩梦

叮咚,我来了。

梦里的那个声音盘旋在威尔脑海里,它的主人的手里捧着一颗心,那颗心是示爱的玫瑰,威尔知道,只是他忘记了。那嘴唇是如此的熟悉,红棕色的眼睛燃出了火。








“亲爱的,我是枷锁吗?”蛊惑人心的声音问道,威尔从未听过这个声音,它和所有的毒药不同,这只对他一个人有效,在寂静的深夜里,他听到会默默的啜泣,有时,他会将梦里的当真,他梦见的那人是模糊的,他在蓝色的天空下,问出同一句话,可当威尔惊醒的时候,那句话,像是枕畔的轻声呢喃,悄语里,清泪落。







威尔拽着自己的心,那里随着月色,朦胧间,抚慰着他,他知道那个人在说的词是爱,可他不记得了,他只记得,满天飞礼花时的闪电,诉说着愤怒,他的新婚,从地狱而来,让新娘胆颤,最后以他抚摸着棺材看着圣洁的死亡笼罩在大地。人群中,他始终孤独。








那个噩梦一样的人,这次会不会来?威尔合上了眼睛。那个人不再西装革履,而是赤身裸体,伤痕累累,他没有落泪,却分明是伤心了,“我叫汉尼拔。”那人开口了,威尔看着他,爱泉滚动,“你忘记了。”汉尼拔轻微的滚动着喉结,他放弃了,他低头,“我等你很久了。”威尔看着他身后的丛林,踟蹰不前,汉尼拔强撑着,露出一个破绽,“我的灵魂,我和上帝打赌,会不会遇到你,絮叨着,撒旦也不会在邀请我,我只能等你。我要献出我的心脏,我的爱。“








“可,你是谁?”威尔的脑液如同熔浆一样炙热,它肆意的流淌,他习惯了人们的闲言碎语,这个人让他直接承认了自己是个怪物,他的心脏破碎了,他很确定他忘记了什么,关于汉尼拔,罪恶滋生,而汉尼拔就是罪恶,他是梦魇吗,不,他是自己忘记的爱,是自己的遗言,是自己的爱,是自己情书上墨水,那名字,他怎么就忘记了。









事实上,汉尼拔已经寻找了他很多次。日日夜夜,每一世的威尔都选择了人间,地狱之眼合上了,地狱黑色的死水,在他面前汹涌,天堂之光,在瞬间闪耀的时候,坠落进了雨夜,地狱不欢迎他,因为他心向天堂,上帝回绝他,因为魔鬼是他的灵魂伴侣,他只能循环往复的在人间游荡。孤魂野鬼,他与汉尼拔失散了,不想再找了。









威尔非爱尘世,他以为汉尼拔会在喧嚣的人间,看世事变迁,汉尼拔非爱地狱,因为威尔不在。








”我想与你携手,任何地点。“汉尼拔看向威尔。







威尔知道,他坠入了噩梦,他在荒野里奔跑,带起尘土和残叶。他不会醒了。为了汉尼拔。







最大的噩梦是没有你,如果天堂和地狱没有你,我会寻找你,在水泽里,在雨夜人间里,一直寻。





END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