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遗书

嘣!!!



碰!!!



“时代之门已经开启,仿真人时代是大势所趋。高智商人格是人简缩趋势下的产物,也是傀儡计划的一部分,是…………”



滋滋啦,滋啦,滋滋啦啦啦。滋滋


碰!!!!!

…………





01

大雨膨胀着惹人厌烦,警探威尔准备关上灰色的大门,他的右手无名指上有一处环绕着手指的凹陷,食指和中指间有略微的熏黄,它们都依凭着一个饱经风霜的灵魂,破碎的如同大门上的铁锈,灵魂本体褶皱的衣服,与灰色涂漆的大门一样冰冷的忽视着警探的胸牌上的数字02,憔悴的警探在漆黑的夜里,看着胸牌,他的手指松开了大门,不安的眼睛四处警惕。有时候,危险如影随形。那是威尔所无法抵挡的。





身后的办公区像沉默的野兽卧着,威尔在黑暗里等待着,又恐惧来自内心深渊,蹙眉不过是烟雾中的不解,随着内心谜团的增大,瞳孔放大,橘黄色的灯随着清脆的响声,聚集在死亡里,磷火在漂浮,潜藏在无知里,房间里笼罩着人影。他的手指指向威尔。威尔的脚踌躇着,犹豫着后退。来者看出了威尔的紧张,雨水模糊了窗内的他,他的声音随着雨水敲打进威尔的心里。“02,计划进行中,读取进度,读取失败,这就是你做的,汉尼拔的监护人,你真的将故事当了真,”那人夸张的笑道,闪电扭曲了的身影,“哦,华生,我们找到了。”



“夏洛特!”大门配合着抱怨徐徐大开,警探回头空无一人,内心的恐惧积攒成了愤怒,他的右脚在水泥地里跨出了一大步,还没来的急跨出,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门里如同炸弹一样的声音撕扯着他,威尔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回头还是向前,雨砸在他曲卷的头发上,他回头侧偏着脸,脸上有一道伤口,顺着雨水滑下,金发男子尴尬的笑笑,很显然,危险的雨夜里,黑鸟都熟睡了,还在这里恋恋不舍的人,多半心怀鬼胎,黑夜里的时钟让人心惊胆颤,“我是01”。金发男凑近威尔,不自然的悄语,雨水在威尔的耳朵里和他的心里盘旋。威尔听到金发男子的话,失去了所有的反抗力气,“汉尼拔的豢养失败了,明天可以见分晓。”他抛出了他们想要的答案,踉跄人间。金发男子眨眨眼,屋内的影子移动,声音越来越清晰,语速以死亡在奔驰,那头卷发和威尔相遇的时候,威尔不由哂笑,金发男子看着地面,沉默着不在天才之间插嘴,叫做夏洛特的男子拍拍他的肩膀,耳语,牵着金发01拖着泥水离开了。




活在梦呓里威尔颤抖着,在无望中悲伤。天地很大,他寻不到汉尼拔。那个在母亲子房里躲着的孩子。

黑夜眺望着人群,他一身鲜血,狰狞的爬起,步入人群。人生堆砌多了结局,爱也就宽容了。



我容许我给这世界留下结局,亲爱的。






02

背叛之人必死。


“你确定他可以忘记他勒进骨血的戒指?”03爱德华多问。




“就像我不能忘记你一样。”





上帝都会嘲笑你的,马克,你我都知道,那个危险分子不过是个引子,结局谁都无从得知,得意的渲染结局的蠢货,拯救什么,得到傀儡计划的所有,不过是蛇盘旋在果实上,那果实上的光,不是救赎而是罪恶的窥见。我看到了什么,我们通过冰冷的监视器看到了什么。






“他们会报复,蛇总会咬人。”




“01昨天把他的拐杖寄给我了,”爱德华多看向他的机械右腿,他凭借着意识输入活动,“如果,有一天,它坏掉了,就去221B,那里的烟雾弥漫,黑白世界。”




傀儡计划的负责人背对着爱德华多,他的肩膀轻微的耸动,握成拳的五指泛青。鸩酒的代价,马克一个人伸出翅膀,无所谓的在空中挥舞,同黑色的塑料充斥废弃在人间。多余的马克,将人生都堵在在了傀儡计划的路上。





“马克,你夺走的是我,是我的一切,你杀死了威尔,你嫁祸于我,你知道吗,你不会再有朋友了。”爱德华多眼睛里涌出暗红色的蜈蚣,在眼眶肆意妄为,“你融于世间的本能是选择孤独!”


“华多,你是谁,”蓝色的屏幕里,蓝色的绸缎,红色的笔迹,“我忘记了。”爱德华多对着屏幕喃喃自语,



上帝假借世人之心,惩处背叛之人。所以啊,华多,当我不需要你时,也不会加害于你。



“马克,我也该走了,我无法救你的时候,我不能连自己也沦陷,这是无谓的,你的荣辱不是我的。”



爱德华多留下马克和键盘上的泪迹,他恨这个世界。






03



“你知道的,我连同我的伴侣喜欢交易,我在黑暗蛰伏,留下了你,你有你的结局。”






“汉尼拔,我爱德华多想让该死的死去。”靠椅上的男人绝望的,停下了一直转动的死亡档案,将它烧为灰烬,他看着被绑缚的好尼拔,“我知道,我送来了我的一部分,仅为纪念。”







汉尼拔看向他的饕餮盛宴,和他的机械腿,“人生不断地循环,没有后退,只有冷语和你。”






爱德华多看着不见悲喜的汉尼拔,后退几步,冷语,背叛。他是怎么看透他的。爱德华多的眼里涌现出泪水。他跪倒在汉尼拔面前,“或许我无能为力了,你窥测不过是冰山一角。”






“这种无谓中,背叛的,绝情的,彻底的抑制它,或许…………”




“或许我该了结。”


“我放走你。”





04




“夏洛特,我们失败了,有人泄密了。”华生注射致幻剂,他的眼里看到了,泡在容器里的他。“可为什么还有人能看到你?”





酒是冷的,新郎是孤独的,他站在婚姻中,退却了,那些抛洒的礼花让他清醒自己是孤独的。他跑进了一处房屋内,或者他颤抖着,抖掉了一身的疲惫,自言自语。夏洛特走了不是吗?




那人很像他,黑夜里迷醉了,暴雨冲刷了最后的意识,渐行渐远的人,不会再回家了。心遗落了。不归的人,在清醒时,就该远离了。




好梦,华生。




“01,计划失败,实验品销毁,记忆是否删除?”




“是…………”





“删除,删除失败。”




那带着幻想的,绚丽的,悲伤的,温情的,刻薄的过往,都是云烟。




无家可归的01。


“记忆读取中,删除,删除失败。”


“你好,华生,我是夏洛特.福尔摩斯,我来自傀儡计划。”



“夏洛特!!!!!”



“碰!!!!”



“是否查收邮件?”



“华生,我们只有彼此,我唯一的,唯一的…………”




05




嘣!!!!

“威尔这是你我,感受它,在高楼上,我贴近你,不想改变你,你就是我,我抚摸你的伤痕,我的轨迹里都是孤寂,只有你和你给我的。”





威尔无声的笑着,血是黑色的,风撕扯着,死亡的镰刀即将收割,他同汉尼拔一同坠入冥间,悬挂着的他们,不会分离。



远处,萨维林摁下了机器上的按钮,大厦轰然倒塌。

…………



两分钟前,马克看着自己电脑上输出的字迹,“实践报告:拥有感情的工具,已经为自己写下了遗书,死亡是恋恋不舍的证明,我知道,我们都不会孤独。”




两分钟后



萨维林先生举枪对着太阳穴。




碰!!!!



如果注定死亡,情是唯一的遗书。

END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