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轻信

别轻信十八岁的许诺。即使他真的爱你。

01

十八岁的马克是个孤独的小卷毛,同学都很想摸摸他蓬松的头发,但马总却总是一脸的生人勿进,他的内心渴望朋友,他在夜晚许下了心愿,悄悄的埋葬。

第二天,他睁开眼睛的时候,阳光洒进来,他在阴影里看到了一个蜷缩起来的大男孩。

“你好,我是爱德华多。”男孩小鹿斑比一样的眼睛看着马克。

卷毛抱着他的电脑,没有抬头。


02

爱德华多是马克的孤独带来的。他是个灵魂,只能在阴影下生活。他的职责是替人完成心愿。

卷毛可能希望在晚上坐公交车的时候看到他。

窗户玻璃是一面镜子,照着窗户玻璃时,爱德华多知道他对他笑的时候,卷毛的唇部微微的牵动,他的右手在虚无中握紧爱德华多。

他轻轻的呼唤,“wardo”。清脆的声音,打动了爱德华多。


03

爱德华多知道他的马克是爱他的,而他却总是出现在雨夜,因为雨夜没有强烈的光。

马克一直在忙着敲打键盘,爱德华多走进他,轻轻的吻他。

他以为马克感觉不到。


04

马克只是在假装。

假装不知道。

他的软件已经在开发了。

他可以得到别人的敬佩了。

终于不用再利用鬼魂得到爱了。


05

那天下雨,马克难得牵动嘴角,在华多吻他的时候。

马克回吻了。

那吻有些严肃和苦涩,有些甜蜜和羞涩。

华多是朋友吗?

不是!

椅子被打翻了,爱德华多尴尬的穿过玻璃。




06

马克成功了,他有了很多朋友。

那天他靠在了爱德华多的身上,爱德华多听着他的呼吸,温热的,他知道了爱。

但马克就要过了十八岁了。

今天是他的生日。

爱德华多低头,吻了吻小卷毛的额头。

“生日快乐啊。”他轻声说。



07

马克看到又下雨了。

这次爱德华多不会来了。



08

卷毛冲进雨夜里。

他感冒了。不会有人再吻他,拥抱他了。

09

十八岁过去了,马克爱过。

END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