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哀嚎的水


汉尼拔的世界里很多时候只有黑白两色,黑色与白色的交界处是不易察觉的灰色地带,旁人只能注意到他的凝血嘴唇和他将色彩的方面的天赋运用在服饰和建筑上的成果,在这方面他受到过很多称赞,那些提着裙摆的女性对他一见倾心,很多时候来源自他独特的审美带给人的视觉感受,对于汉尼拔来说,她们的趋之若鹜他是欣喜的,毕竟在他的世界里静止的肉体是流动的艺术品,她们在欣赏他带来愉悦的同时,他也在欣赏他们:深渊回望,井水里的人仍在水里。他们是溪水之间冰冷的碰撞。




水的流动翻涌交错互溶是社交的一部分,这让那些女人抓住了机会,女人们借由着上流社会的走访,用猩红的唇发出求偶的信号,步入了血红的深渊,然而水的弥漫交错不会因为那些消失的女人而停止撕咬争斗,那些淘汰了的,蒸发的,远不及整片汪洋,无数的血融入蔚蓝色的海里在海水里散开,海水会照常的吞噬它们,那些哀嚎的水,不能阻挡整个社会的变咸过程。而屠杀它们的烈日,滋润的是整片海洋,它被整个社会所推崇。它的光线照耀在海面,海水眯着眼它仍会接受,并且承认这种慢性自杀。






威尔的家族更是香槟海水里的暗涌和翘楚,他们对于莱克特家族仰慕已久,他们既渴望阳光又不想做无谓的牺牲,在他们邀请汉尼拔的时候,他们就做好了准备,只有威尔一个人提出了质疑,他的脑炎折磨着他,在听闻汉尼拔画家的名气前,他就听说过死亡画家这个称号,当下头疼欲裂,他的直觉告诉他汉尼拔并不简单,但他的家族对艺术的追求和渴望,让他们把威尔的警告置之不顾,他的父亲甚至说那些荡妇的惨死和汉尼拔无关,威尔听到父亲的话语不由哂笑,蒸发和太阳无关,这真的无稽之谈,水之间的相互扶持,让他无奈又无措,他只能握着警惕,日夜等待汉尼拔的到来。






阳光下的水急不可耐的等待着温暖,威尔却感受到了寒意,正如威尔家族想象的那样,汉尼拔如约而至,他得体的,甚至将上流的做派拿捏的十分到位。威尔一家都很喜欢汉尼拔这个与生俱来的贵族,除了威尔,他总觉的汉尼拔在抿嘴的时候在看他,汉尼拔金色的头发低垂着,他在灯光下是耀眼的,他注定焦点却离群索居,重重灯影下,他的影子拉长,在昏黄与明亮中交错逼近,威尔握着香槟的手指骨节分明他意识到了下意识的回头,他被吸引了,水在寒凉的夜里欢愉的滚动着,疯狂的探知着,威尔没由来的颤栗,颤抖。流水无声的渗透,在炙热下甘愿自我的毁灭,汉尼拔看到威尔的在和他对视,心里一动,天降豪雨,冰冷的温暖,体贴的为河流增加了爱意,河流的中央躺着完美的艺术品,他对雨水的决绝不能阻挡他内心欲望,他赤身裸体迎接雨水。






汉尼拔终究还是为他让路了,他爱上他,甘愿化作甘霖,威尔碧蓝色的眼睛让他发疯,他走近威尔,擦身走向了画板,一点一点的描摹出威尔的形象,威尔站在他身后,他在寒潭里挣扎,看着海水围绕着汉尼拔,那个描绘他的神秘男子,画纸上的他,如同自己想象的一般躺在水潭里,潭水没过他的身体,他袒露出胸口,杂乱的头发,被幻化为树根和两旁的树木连接,落叶盖住了他的脸,雨水的响声,人群的赞同,都让他疯狂,汉尼拔在夸耀他,当着他的亲人,威尔看着那副画环顾亲人,忘记了自己的坚持,因为汉尼拔已经为他在添置花朵了,那些花朵在水里肆意的流动着,他的躯体是静止的,威尔了然,汉尼拔对雕刻存在兴趣,他并非完美,在汉尼拔的世界里,如同落花的一样娇弱,坚韧的不肯离开母体的执着让落花更加几分怜。那些流水仿佛穿过他,带着血液,奔向嘲讽的海洋,不慎到达相反的纯净的,保守的死海,那些流水被阳光更加无情的伤害。






这是他的示爱之作,不惜奉上死亡,他爱他,流水落花般的痴缠。威尔看着他的爱情,再看看他,他冲着汉尼拔笑了,汉尼拔回望他,秋水为界,他起身,流水哀嚎。无声哽咽的是血红色的心脏。那颗跳动的心脏驱使威尔上前抚摸汉尼拔的话,格雷厄姆家族包围着他们,汉尼拔得体的应付,直到威尔突兀的嘲讽他对雕刻的爱好,四周安静了,死一样的沉默,人人自危,他们都见过惨死的女人被做成雕像,用鲜活的植物装饰着,这个玩笑对威尔身后的家族的失仪的,在汉尼拔表现了十分的退让的情况下,他们按捺住了对自己家族幺子的惩罚的冲动,四散着,簇拥着汉尼拔离开了,水一起奔向死亡。在人群里,汉尼拔借口离开了缓解了这让人尴尬的局面,送至门口,汉尼拔正要离开时,威尔拉住了他,为刚才的行为道歉,两个人打发了威尔家族的人,沿着门口的树荫遮蔽的小路行走。





威尔听到了两个人的脚步声,他的眉眼变的严肃了,汉尼拔握住了他的手,阳光缠上水,深海里的水惶恐不安,又渴望着。威尔警告他,警告着他,血水在他的脚下渗透,他踩着罪恶。汉尼拔充耳不闻,他感受到威尔的警告带着一丝抗拒,他的兴奋可以让汉尼拔断定他也对自己感兴趣,他躲闪的眼睛撒不了谎,这让汉尼拔更加自得,他执起威尔的手在自己的嘴唇边亲吻,威尔是完美让汉尼拔激动。落叶打着旋,在风中萧瑟,落在汉尼拔的头上,金色的落叶回到了金色的土壤里,汉尼拔漂泊的心得到了归属。威尔没有挣脱,他只是不介意杀了汉尼拔,可当他真的在心里杀死他的时候,他又不忍心了,水是最危险的柔软,威尔的心挤开了一个裂缝,什么破碎,什么又修复,汉尼拔想让他和自己一同浪迹。在他们生存了多年的城市里,以四海为归属,错与对缠绵的灰色地带,威尔放弃了执着,他任由汉尼拔拥抱着,在灰色的天空下,失落与逃逸角逐。




汉尼拔抚摸着他的脸,亲吻了威尔,威尔是他最完美的艺术品,他是流动的,温热的雕塑,威尔在享受着这执着的纠缠的同时,格雷厄姆家的大门徐徐关上,威尔成为了太阳下缥缈的云,他和汉尼拔将在晴朗的午后,一同看着那些水翻滚,发出凄惨的叫声。

END

@故栖迟 阿迟你的梗我写完了,短篇啊,谢谢你提供梗给我。😊
http://故栖迟的梗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