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陌生来信

【朋友,

对我来说,这里的一切都很无聊唯一只有你的来信让我振奋,上次提到的佛罗伦萨谋杀案很精彩,共情的侦破方式,在《春》的诱导下,食人魔先生用一种小孩子的示爱方式给我们展现了他的幼稚,他爱着他口中的探员,以及上次他在信封里遗落的皮屑,他小心翼翼的戴上塑料手套给我来写这封信,是为了炫耀他的爱情吗?那些蜗牛理论让我作恶,他在威胁我,朋友他告诉我你的事情了,并且丝毫不介意自己的餐桌上多一道美食,他在黑暗里抬头,他爱着你,请他不
要再暗示了,他的须后水就能证明一切了,我的老天,那味道活像发情的野猫,他自以为是的得体下是为了处处挖苦我的粗鲁,他将鹿角插在死者的尸体上,这种做法是愚蠢的,他是为了欣赏艺术品还是为了你,朋友你们之间的暧昧可以停止了!!!!他将心都给你了,我们是在讨论案情不是在讨论你们的情史。】


…………


【我最忠实的朋友,


无意间看到了这封信件,不得不说,我在221B的室友真的很让您误解,事实上,他和您的心理医生相同,他能理解他,他们都会抱着骷髅头吃饭,他们会有相同的爱好,例如打断别人的婚姻生活,在幸福快乐的时候突兀的出现,你我早已经习惯了,我们同他们一起经历生死,哦,我的室友一定会很喜欢您的心理医生,但很可惜,他不会动身去您那里,在这里就够他忙的了,他与您不同,他通过最细微的方式去侦查,同时,似乎只有我不能看到你们的思维宫殿,在看到心理医生的草图建筑和那些带有艺术感的作品时,我不禁想到了我和我的朋友在城市的街上奔跑的日子,我实在搞不懂那些纠隔。或许你我都身在生死之中,疲于奔命又探出头来,看着他们坠入死亡,又一脸惊愕的看着他们复活。】

…………


【尊敬的侦探先生,

也许,您像帕奇的祖先一样,不总是喜欢和同类相处的他们不能称之为人,我一个人在佛罗伦萨很久,在这里修复破碎的茶杯,您大可有亚历山大一样的征服之心,来到佛罗伦萨,在那些杂草阻碍了您之前,您要学会自己成长,您的首字母是犹大字母的弟弟,说实话他在上帝残酷的凝视下一言不发,我在想,您是都接受了,或者那些让您头疼的尼古丁,和您与我的伴侣相遇时只能互相留下背影,看着自己世界无秩序与混乱,我明白您的朋友会是您的脚腕,但请您在流水旁的小道上尽情的走,那些绿色的草和滴下去的鲜血就不必了,您应该去发挥您擅长,而不是为人扫墓,我警告过了,下一次我将去您那里拜访,您在意的室友,会成为我的礼物,我不介意饕餮盛宴。在乎他是谁,你又是谁的亚历山大?那些禁断之恋总是让我困惑,那是灵魂的交融。】

…………






【我的医生朋友,


他们也许都知道了,你我之事。我想,我们去不了伦敦了,温斯顿和我向您问好,这两人终有一战,你我也能停歇,让他们做彼此的知己,我感觉很奇怪,在抚养方面显然我是优于你的,阿比盖尔已经是成人了,而我也不再想要去狩猎了,伦敦是你们的猎场,而我们的鱼饵不在此,理解和相像的斗争永远不会停止,而他们之间难分伯仲,你我只需要站在门外看他们的话剧就好了,我想远离这些了,相信你也累了,我们的温迪戈已经蠢蠢欲动了,我们不能按捺住他们,让他们无尽的悲伤中抬头,我们再各自领走 他们,好过那些反复的折磨,和这两个人故作高深的笑容,在飘逸的云下。

是否能考虑一下我提议呢?】

后记:福尔摩斯和美剧汉尼拔的联合,谢谢观看。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