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迷香鬓影


“我是FBI的探员,我叫威尔,你好。”

“你好,有没有人说过,你有一股香味。”汉尼拔俯下身子细嗅威尔的脖颈处。他从威尔的身后悄悄的靠近。


威尔的全身颤栗。




水濡湿了地板,在灯光的照耀下尤其的亮,“停下,”威尔急切的摇头,汉尼拔的手不安分的抚摸着威尔的腰部,威尔的西装已经湿透了,香气扑鼻,“哦,威尔,”汉尼拔匆忙的解释。他的嘴唇擦过威尔脖颈,“汉尼拔!!!!”威尔大声的呼喊,声嘶力竭。他的双脚消失了,地上的液体肆意的流着。汉尼拔抱起威尔,他身上的液体湿了汉尼拔的西装。




作为一个omega这真是失礼,尤其是在遇到一个汉尼拔这样的“得体绅士”。情动时的化水,用最柔弱的方式逃避最危险的现实。威尔用食指搓揉着眼角,无奈的叹气,“我想,想,我我,要休息一下。”“你现在就在椅子上。”汉尼拔玩味的盯着威尔,威尔看着恢复的双腿,“魔鬼的迷香,已经准备好了。”他在诱惑汉尼拔。“威尔,”汉尼拔扶起他,“雕塑不必自我塑造。”





威尔听到汉尼拔的话心里一动。





他的双眼充满了神采,汉尼拔脱下西装外套,威尔披上了它。





“威尔,你全身湿透了。”





威尔拢拢西装,“我想你知道的,Alpha的绅士动作处于得体中,那些嘈杂的人群,求偶的燥热,不属于我。”





汉尼拔的步履踉跄,他竭力的站直,靠近威尔,嘴唇摩擦着威尔,香气浓郁,他的影子在灯光的照射下,有些老了。





他颤抖的脱去威尔的衣服,拥抱他,威尔喘气,“汉尼拔!!”他推阻着,“威尔你知道,AO之间的契约吗?你与我签订协议,发情期只剩下了香气。”





“等等,”汉尼拔托着威尔的头颅,“那是幻觉,幻觉,你我是有婚约的。”





“那神秘的香气,是什么,”威尔摇头,他的嘴唇涎着水,他回应着汉尼拔的亲吻,他觉的这样是错误的,他眼里的汉尼拔模糊不清,他的皮肤只留下了被啃食的感觉,那感觉由身体到了口中,他回应汉尼拔与他互相追逐,这更像是一个梦境,他的嘴唇带血,他在汉尼拔的口中吸吮着,捉住汉尼拔的舌头,两头野兽的嬉戏,既危险又热情。




天黑之前,让我们忘记魔鬼,直到阿比盖尔回家。





“父亲,爹地,我带来了米莎阿姨!”阿比盖尔雀跃的声音响起,直到她推开门,“看来,我又要把威尔爸爸送给魔鬼调香师了,他会偷偷的到来,把发情的omega调成香水。”阿比盖尔叉腰,无奈的责怪。




身着白衣的米莎,无异是耀眼的人,她是莱克特家族的掌上明珠。她嗅到了满屋的香气。踩着高跟推开窗户,“看来有些人不喜欢惊喜。”





她老了,优雅的老去,但她不想看到同样老去的兄长逗弄得了老年痴呆症的威尔。魔鬼看上了探员自编自导的好戏。





我们不是小孩子了,哥哥,有时候夜幕下的美好不必和我,阿比盖尔分享。那些你满心愉悦的故事请你自己珍藏。不然,我不介意做一回调香师。





“阿比盖尔,我的好孩子,又是一个愉快的夜晚。”米莎望着那些人家射出的灯光合聚成的璀璨星河说。





房间里,威尔和汉尼拔已经在收拾,全无愧意。这又是一个美丽的意外。是的,至少我们的魔鬼先生是这么认为的。他伸手盖住了威尔漏出的红色印记。拿起了文艺复兴时期的著作,虚伪的沉迷其中。威尔握住他的手。





“等到你有爱人的时候,再和我理论吧。”米莎的兄长回答。




“道貌岸然!”米莎笑着饮下香槟。

END

@胖肆呦胖肆 1我接下大大的梗已经写完。是甜文,祝国庆快乐。2依然不会写肉文😂😂😂,私设米莎活着,威尔和拔叔的中年生活吧,所以文中的阿比盖尔大概很年轻,至于老年痴呆,你懂的,是一种情趣。3
改了不少原设定。。。见谅。胖肆呦胖肆大大的梗。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