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辛辣讽喻之独角戏

《楚门的世界》AU

威尔惊恐的缩在角落,他抱紧自己的双臂,瑟瑟发抖,那让他恐惧的……




[背景音乐响起,那略微古典的,带着年代感的乐曲响起,在潮湿的雾气里,悄悄的浮动]





贪欲,欲望。




“他吞噬他的肚腩,啃食他的头骨。”字幕浮动,威尔抬头,他的牙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音响放大了它。




镜头推进,安莱娜拢拢发,抚摸着他的头,劝慰他,眉头紧皱。





“我可以相信你吗?”威尔直视她,那目光令人胆颤,凄凉的月亮,呜咽。那狼嚎声,在远处。




镜头外的杯子砰的一声,洒落。目不转睛的人,露出微笑。




由生到死,由黑转白。



“我是……你的心理医生,你这是典型的移情症状。”安莱娜接上他的话,面露微笑。




砰砰砰,酒鬼砸碎了瓶子,在碰触墙面的一刻,它绽放,又快速的凋谢。




“接下来,是广告时间。”




夜深了。




一头鹿,跃进房子,导演没有注意到。




他看着他所制造的人。




夜光下,安莱娜熟睡,威尔翻动了相册,那里夹带着一张素描,褶皱的纸张,发黄的边缘。





一对特殊的恋人,相拥私语。“哦,他想起了他的初恋,那个男孩。”



单身女子,雨夜里看着幕布下垂,思念前任,失声痛哭。





插播回忆。





“米莎。你,我,这个世界。”男子镇定的说,“是假的,是假的。”



他抚摸着他的手,将一团纸塞入他的衣袖。他掏出刀,在他的腹部画上了笑脸,靠近他:“你所期待的,别忘了。”



他露出诡异的笑容。




“我叫汉尼拔”。别忘了,别忘了。



汉尼拔违反了规定,他爱他,在大学的舞会上一见钟情,忽视了女主角。这样反而带来了收视率,导演的默认是威尔世界崩塌的第一步。



“太感人了,他还没忘记他”。广场上,显示屏下,观众三三两两相聚。



“威尔还能记得他吗?请收看下…………”滋滋啦啦,滋滋,滋啦啦啦,滋。



他由他重生,汉尼拔破血月而来。乌合之众四散。




人群嘈杂,群情激奋。




导演注视着大屏,冷汗直流。他的大腿被汉尼拔做成了美食,肉香肆意,无人妄为。威尔抬头,在太阳上望着月亮。



“我在这里,风吹着。”


“吹着。”


“至今我仍然讨厌刺眼的声音,刺耳的语言,别人同我调笑,在阳光下,那水镀上一层金边,我闭上双眼,企图忘记这些无关紧要。但你从来都扰动我。”



“走吧。”威尔抬腿,拽着汉尼拔的衣领,推开了门。




“卡!!!!!!!”

END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