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梁轻LT

破站(学名老田)上学月更,考试不更,其余时间以后有空周更,想磨炼一下文笔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写。
拔杯为主,有时候更更别的,自由更。孤独者。流浪派。小火慢炖。梦醒散场。地狱不空,誓不成魔。

少年情事

海水泛着泡沫。

红日下,少年躺在沙滩上。画面朦胧间他看到一个人,随脚踢翻一只小海龟,海龟摇晃着,挣扎着坠入海里,在得救的那一刻它回头看了一眼天空,锐利的鸟儿们盘旋,得意的,忘我的,嘲弄的。



成千上万的海龟,争先恐后的涌出,生命总是用意外的,壮观的,绝美的死亡,寂静无声的,盛大的,恢宏的活着。



沙滩上的少年眯着眼,目光深邃似井。他一路行走,没有同谋,只是寂寞的看着路旁的风景。

人用自己的方式走着,他不过是另类。如同先行的海龟,饥渴的,欲孽滋生。



“为了米莎。”踢翻海龟的人讽笑。



少年抬头,只感觉渴望,自以为是的踏破生死,饥餐渴饮,不过是脆弱的,破碎的,时空张裂。



血让他安定,以为是正义的使者,把世间的不公剔除,救世但扭转不了顽固的人心。



一个人的独奏,不过是借口。



要不同流合污,就当个罪人。十指生花,琴键跳动。明丽的,阴暗的。



“你来了。”少年了然的笑,事实上,他从来都是个聪明人。


他的心脏曾为一个女人跳动,但冷却得速度太快。



他的记忆宫殿里有这个人,他在大雨中仰头,他亲手打破了他。



只是,他在沙滩上停驻了很多天了。



他一个人在路上,走了很久。看过荒凉,停了很久。他认为神圣的,救不了,他跌跌撞撞的寻找,一无所获,他试图解读上帝,上帝冷眼旁观。



他们都是好人,自己是不是好人,他选择自己的正确。


时至今日,


时至今日,


时至今日,


退无可退。


他起身坐在沙滩上,海水翻滚,人源于自然,自然尘归尘,土归土,骨灰隐于沙滩,藏于树洞,随波逐流。



温迪戈,温迪戈,那男子默念。


他摇头晃脑,指着沙滩,胡言乱语。


“你不能,不能。”



“那是快乐,快乐的,你想象着他们,成为他们。”



天赋如剑,如影随行。



“我成为了你,一母同体。”


“威尔,现在的我,不想改变。”



有一种人,上帝选择无视,杀人冷血,撒旦融体,在他们想要救赎的童年里,只是被当做角落的垃圾。



“我同你一样,祈祷上帝,毫无出路。”
“我同你一样,祈祷上帝,毫无出路。”



清澈的蓝绿色眼睛,如同静静流淌的河水。微寒,灵动。



体会他们的痛苦,竭力的,忽视,死者的狼狈。



威尔的一生,无从下手,独自一人。



少年汉尼拔,不过是可怜人,变成可憎人。



少年的灵魂交融,相视一笑。



石子落水,激起涟漪。


巴尔的摩,警探威尔看着重症监护室的汉尼拔,他脸上带伤。


汉尼拔的嘴角牵动。


重头轮回,来世清白。


END

评论(2)

热度(19)